09年第1期Lancet Oncology上肝癌的临床报道

2009年第一期Lancet Oncology上一口气发了两篇HCC的临床文章,且都分别配发了编者按。

一篇是sorafenib在亚太地区晚期HCC患者的随机对照试验结果(DOI:10.1016/S1470-2045(08)70285-7,Oriental研究),设计跟SHARP试验类似,sorafenib对患者生存时间的延长率也相似。不同的是亚太地区患者肝功能稍差,对照组中位生存时间只有4.5个月,治疗组也只有6.7个月,你还千万别说这两个多月也没啥,但相对而言,风险比也小于0.7。细分不同亚组的治疗效果。与我关注的一样,肝外转移的亚组生存延长不显著,这与SHARP的结果也相似。想把这两个研究的在这个亚组的结果合在一起,但是因为两文都没有给出明确的event数目,忙活了一白天学习用一个叫做Review Manger的软件做meta分析都没有结果,向高手请教,也许最后还要依赖于stata这个诡异的软件。虽然说,本试验基于亚太地区的以HBV感染为主要病因的HCC人群,遗憾的是,在HBV的亚组,生存改善并不显著。拜耳公司就偷着乐吧,当年在中国患者参与的临床试验的结果还八字没一撇的时候这个神药就被离奇的批了,现在这个新试验的结果也没怎么乐观。但是sorafenib无疑出尽了风头,成为了晚期患者的标准治疗,占足了先机。

另一篇是一个老话题了,就是肝癌肝移植的milan标准是不是该expand或者说被beyond的问题(DOI:10.1016/S1470-2045(08)70284-5)),没有意外的是,基于作者多中心的回顾性分析的结果,milan标准可以适度扩展。值得一提的是,本文的责任作者来自意大利,而第二作者是Llovet,怪不得上次这伙计的讲座也提了一下这个问题。新结果还是回避不了老问题,病人入选的标准放宽了,但到哪儿去找这些额外的供肝呢?

这篇短文在palm上完成。

体重超标增加乙肝病毒携带着的肝癌发病可能(JCO2008)

DOI: 10.1200/JCO.2008.16.1075

台湾的研究结果,基于2903名男性乙肝病毒携带者,以BMI为衡量体重的标准,平均随访近15年。超重(BMI:25-29.9)的男性,随访期内肝癌的发病风险是正常体重男性的1.48倍,肥胖(BMI:30+)的男性,风险则增加至1.96倍。另外,还发现超重与脂肪肝、肝硬化的发生及转氨酶等生化指标的异常有关。

早期肝癌:RFA优于PEI

早期肝癌:RFA优于PEI
doi:10.1002/hep.22648,PIMD:19065676

韩国人的一个荟萃分析要给AASLD惹麻烦了。05年Bruix等以AASLD的名义在Hepatology上发了一篇牛气哄哄的综述,算是HCC的治疗指南(Hepatology 2005;42:1208-1256),当然主要是代表着BCLC的意见,BCLC的意见当然号称来自于RCT的结果。关心HCC临床治疗的对BCLC的那个HCC治疗选择树应当都不陌生,自从03年读了Llovet发表在Lancet上的那篇综述(Lancet 2003;362:1907-1917)后,我现在可以列举出来的至少就有4篇文章(除了这两篇,至少还有08年的Llvoet的关于HCC分子靶向治疗的综述[Hepatology 2008;48:1312-27]和他的另一篇发表在JNCI上的一个HCC临床实验设计指南[JNCI 2008;100:698-711])。这个HCC治疗选择树在各个场合出现,变化不大。
这次韩国人要争议的观点是对于早期肝癌,到底是PEI好还是RFA好,因为05年的治疗指南里只纳入了PEI(尽管Llovet的08年的Hepatology的分子靶向治疗综述已经将RFA在早起肝癌中的治疗地位与PEI提到了相同的高度)。要在AASLD的杂志上提不同意见,当然需要夯实的数据基础,作者荟萃了4个对比这两个研究方法的RCT,获得的结论是RFA可以让小肝癌获得更高的3年生存率。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两个分别发表在Gastroenterology04和Gut05上的RCT是台湾长庚医院的林实明的研究结果。
此外,日本人的今年在Gastroenterology(2008;134:1908–1916)上的一篇回顾性研究的结果也叫板了AASLD的指南,那就是多发或者门脉高压的肝癌患者,手术治疗同样可以获得可接受的5年生存率(>55%)。当然这是他们单中心的结果,可移植性不好,毕竟他们手术的技巧和精细度及围手术期护理、术后的其他治疗等不是我们能企及的。

化疗前后AFP的变化与疗效相关(JCO2008 Dec 8)

这个分类的第一篇更新

DOI: 10.1200/JCO.2008.18.8151
PIMD: 19064965
2005年,香港中文大学在JNCI(DOI: 10.1093/jnci/dji315)上发表了他们的一个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该研究旨在比较对于晚期不能切除的肝癌,使用阿霉素化疗或者联合顺铂、干扰素、阿霉素和氟尿嘧啶的联合化疗(PIAF)的有效性。3年后的现在看,这样的结果是毫无疑问的阴性。这里我要说的一篇文章是发表在今年JCO上的一篇,是JNCI一文的深挖。研究的是肝癌患者AFP在化疗前后的变化,与患者的影像学反应及患者的预后相关。简单明了,但事实却不会这么简单,还是要加上不少限定词的,例如对象是晚期肝癌患者,治疗前AFP为阳性,AFP的下降需限定成教治疗前下降大于20%等等。咱中国人自己写的临床文章看起来不麻烦,感兴趣的自己去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