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肝癌:RFA优于PEI

早期肝癌:RFA优于PEI
doi:10.1002/hep.22648,PIMD:19065676

韩国人的一个荟萃分析要给AASLD惹麻烦了。05年Bruix等以AASLD的名义在Hepatology上发了一篇牛气哄哄的综述,算是HCC的治疗指南(Hepatology 2005;42:1208-1256),当然主要是代表着BCLC的意见,BCLC的意见当然号称来自于RCT的结果。关心HCC临床治疗的对BCLC的那个HCC治疗选择树应当都不陌生,自从03年读了Llovet发表在Lancet上的那篇综述(Lancet 2003;362:1907-1917)后,我现在可以列举出来的至少就有4篇文章(除了这两篇,至少还有08年的Llvoet的关于HCC分子靶向治疗的综述[Hepatology 2008;48:1312-27]和他的另一篇发表在JNCI上的一个HCC临床实验设计指南[JNCI 2008;100:698-711])。这个HCC治疗选择树在各个场合出现,变化不大。
这次韩国人要争议的观点是对于早期肝癌,到底是PEI好还是RFA好,因为05年的治疗指南里只纳入了PEI(尽管Llovet的08年的Hepatology的分子靶向治疗综述已经将RFA在早起肝癌中的治疗地位与PEI提到了相同的高度)。要在AASLD的杂志上提不同意见,当然需要夯实的数据基础,作者荟萃了4个对比这两个研究方法的RCT,获得的结论是RFA可以让小肝癌获得更高的3年生存率。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两个分别发表在Gastroenterology04和Gut05上的RCT是台湾长庚医院的林实明的研究结果。
此外,日本人的今年在Gastroenterology(2008;134:1908–1916)上的一篇回顾性研究的结果也叫板了AASLD的指南,那就是多发或者门脉高压的肝癌患者,手术治疗同样可以获得可接受的5年生存率(>55%)。当然这是他们单中心的结果,可移植性不好,毕竟他们手术的技巧和精细度及围手术期护理、术后的其他治疗等不是我们能企及的。

化疗前后AFP的变化与疗效相关(JCO2008 Dec 8)

这个分类的第一篇更新

DOI: 10.1200/JCO.2008.18.8151
PIMD: 19064965
2005年,香港中文大学在JNCI(DOI: 10.1093/jnci/dji315)上发表了他们的一个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该研究旨在比较对于晚期不能切除的肝癌,使用阿霉素化疗或者联合顺铂、干扰素、阿霉素和氟尿嘧啶的联合化疗(PIAF)的有效性。3年后的现在看,这样的结果是毫无疑问的阴性。这里我要说的一篇文章是发表在今年JCO上的一篇,是JNCI一文的深挖。研究的是肝癌患者AFP在化疗前后的变化,与患者的影像学反应及患者的预后相关。简单明了,但事实却不会这么简单,还是要加上不少限定词的,例如对象是晚期肝癌患者,治疗前AFP为阳性,AFP的下降需限定成教治疗前下降大于20%等等。咱中国人自己写的临床文章看起来不麻烦,感兴趣的自己去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