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人种中,糖尿病引发肝癌的风险各异

J Natl Cancer Inst 2014, 106:dju326; DOI: 10.1093/jnci/dju326

最早在2010年的AACR年会上,McGlynn等曾宣称糖尿病是美国肝癌患者最重要的危险因素。后来本站也报道过糖尿病增加多种癌症的发病风险,其中包括肝癌(报道1 | 报道2)。这个问题值得深入讨论,例如,糖尿病究竟多大程度上增加肝癌的发病风险?在不同的人种中是否存在差异?发表在JNCI上的这项研究就试图比较不同人种中,比较糖尿病对肝癌发病的贡献。可惜,虽然包括了日本人(日裔美国人),但没有包括中国人。

这是一个前瞻性的研究,一共募集了近17万名受试者,其中包括非洲裔美国人(美国黑人)、夏威夷人、日裔美国人、拉丁美洲人和白人。在研究开始前,通过问卷的方式,收集这些人的基线情况。其后,对这些人进行了15.7年的随访,研究两个问题:不同人种间肝癌发病风险是否存在差异?糖尿病会增加何种类型人种的肝癌风险?

首先是不同人种间的横向比较。所研究的人种中,拉丁美洲人肝癌发病风险最高,白人最低。以白人为参照,拉丁美洲人、夏威夷人、美国黑人和日本人的肝癌相对发病风险分别为2.73、2.48、2.16和2.05。

糖尿病可以增加所有人种的肝癌发病风险。不同人种中,糖尿病引起肝癌的风险存在差别:拉丁美洲人夏威夷人、日本人、白人、美国黑人中,糖尿病分别增加肝癌的发病风险为3.36、2.50、2.34、2.15和2.02。题外话,相比较乙肝而言,糖尿病对肝癌风险的增加算是毛毛雨,慢性乙肝可以将肝癌的发病风险增加到30-50倍。但对于乙肝流行率极低的国家而言,糖尿病的贡献就显得很重要了。作者估计,拉丁美洲人种中高达27%的肝癌由糖尿病引起,在夏威夷人、非裔美国人、日裔美国人和白人中,糖尿病对肝癌的贡献也分别达到了18%、13%、12%和6%,都算是不小的比例。在我朝,保守估计,90%以上的肝癌是由乙肝携带所贡献的,糖尿病对我国肝癌的贡献估计不会超过到6%。

 

Full citation: Setiawan VW, et al: Diabetes and Racial/Ethnic Differences i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Risk: The Multiethnic Cohort. J Natl Cancer Inst 106, 2014

《不同人种中,糖尿病引发肝癌的风险各异》有2个想法

  1. 最近刚刚有中国学者的文章认为HCC合并糖尿病患者的OS和DFS都与对照相似,仅肿瘤小于3cm组复发率略高

    1. 肿瘤比较小时,是否复发受宿主和肝脏因素影响比较大;肿瘤比较大时,是否复发主要决定于肿瘤进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