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肝癌死亡率在下降

作者从WHO的数据库中提取了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国的肝癌死亡率数据(1990年至2014年),分析了这些国家的肝癌死亡率变化。发现在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肝癌死亡率均呈下降趋势,这可能归功于病毒性肝炎(乙肝和丙肝)的有效防治。我比较关心的是我们的近邻,在香港地区、日本和韩国的肝癌死亡率最近几年均下降明显。如下图所示,实心圆是男性,空心圆是女性。

2017-04-05 22 29 54 2017-04-05 22 30 06 2017-04-05 22 30 32

而在英国、美国和德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肝癌死亡率则呈缓慢上升趋势,这可能跟他们的肝癌危险因素变更有关,这些国家的酒精性肝病、脂肪肝和糖尿病的流行率持续上升,而这些富贵病都是肝癌发病的高危因素。

 

Full citation:  Bertuccio P, et al: Global Trends and Predictions i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Mortality. J Hepatol, 2017. doi: 10.1016/j.jhep.2017.03.011

 

青春后期超重者严重肝病及肝癌的发病风险增加

这是在病毒性肝炎不流行的瑞典,对一组青春期男性进行长期随访,发现青春期后期(17-19岁)超重(BMI≥25)或肥胖(BMI≥30)与严重肝病(包括肝硬化、肝癌、失代偿期肝病、食管静脉曲张、肝性脑病、肝衰等)和肝癌的发病率上升正相关。二图解千言。

2017-04-05 22 06 58 2017-04-05 22 07 30此外,在超重或肥胖的基础之上,如果并发2型糖尿病,其严重肝病及肝癌发病风险进一步增加。

 

Full citation: Hagstrom H, et al: High BMI in late adolescence predicts future severe liver disease 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national,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in 1.2 million men. Gut, 2017. doi: 10.1136/gutjnl-2016-313622

 

全球各地肝癌的诊疗特征比较——BRIDGE研究

Liver Int 2015:2155. DOI: 10.1111/liv.12818

这是韩国学者Park教授主持的一项全球多中心的临床调查,旨在了解全球各地初治肝癌的诊断、治疗和生存特征。调查的对象是在2005年2月至2011年6月期间的初治肝癌患者,共收集了约1.8万例肝癌患者数据。中国大陆有包括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在内的12家机构参与了本调查,贡献了8683例患者数据。

发病危险因素方面,北美、欧洲和日本的危险因素主要是丙肝,而中国、韩国和台湾的危险因素则为乙肝。中国乙肝相关肝癌患者的比例为77%,这个数据比我印象中低一些,我们中心的数据显示,约85%的肝癌患者中HBsAg阳性。

全球大部分地区,初诊的肝癌患者中,BCLC C期及D期占最大的比例;台湾和日本则是例外,受益于完善的肝癌筛查策略,台湾和日本的初诊患者中0-A期患者比例最高。与这个数据相对应,台湾和日本患者的首要治疗方式分别为根治性手术和酒精注射(PEI)/射频消融(RFA),而其他地区的治疗方式则是介入(TACE)。继续与之相对应,台湾和日本患者的中位生存期超过5年,而北美、韩国和欧洲的中位生存期则分别为33月、31月和24月。中国患者的中位生存率最差,不足2年(23月)。

此外,中国肝癌患者的中位肿瘤直径最大,为6.7cm,这跟我们研究所手术切除患者的中位肿瘤直径相当(约6.5cm)。其他地区的中位肿瘤直径均不超过5cm。中国的患者中位年龄是52岁,这低于其他国家,其他国家和地区都在60岁以上(韩国除外,为57岁)。

在手术切除之后的后续治疗中,在全球各地区,TACE是最常用的二线治疗(除了在欧洲,为PEI/RFA)。如此看来,TACE治疗已经成为了术后辅助/二线治疗的事实上的标准,尽管还没有确切证据显示TACE能减少复发或延长生存

BCLC C期的患者的治疗争议重重,虽然AASLD和EASL均推荐索拉菲尼作为唯一的标注治疗方案,但在现实世界中,TACE却是C期患者的首选,其次是切除。放一张图用来给AASLD/EASL打脸,下图显示的是在各期患者中,一线治疗方式的选择。

first line treatment choice

即使在西方国家,不遵守BCLC的推荐治疗方式也是常态。另外,C期患者的中位生存期超过了一年,这可能也归功于没有首先使用索拉菲尼。

 

Full citation: Park JW, et al: Global patterns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management from diagnosis to death: the BRIDGE Study. Liver Int 35:2155-66, 2015

肝癌流行率的一些新数据

JAMA Oncol. 2015 ;1:505. DOI: 10.1001/jamaoncol.2015.0735

JAMA Oncology杂志在2015年创刊,主编是Mary L Disis,以前她担任过JCO杂志的责任编辑。Lee M. Ellis是责任编辑之一,以前读过他在肿瘤血管生成领域的不少文章。这篇文章报道的是2013年的数据,要比CA杂志上发表的Global Cancer Statistics翔实一些。我把其中肝癌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数据提取出来看看。

在恶性肿瘤中肝癌的排名如下

发病率方面:全球排名第6,发达国家中排名第11,发展中国家5,日本5,韩国4,美国18,中国3,朝鲜2。中国发病率前五名癌症分别是:肺和支气管癌、胃癌、肝癌、结直肠癌、乳腺癌

死亡率方面:全球排名第3,发达国家中排名第7,发展中国家2,日本4,韩国2,美国8,中国2,朝鲜2。中国死亡率前五名癌症分别是:肺和支气管癌、肝癌、胃癌、食管癌、结直肠癌。

在癌症导致的每年绝对死亡人数方面(下图):肝癌在1990年排名第3,在2013年上升至第2。肺和支气管癌排名第1,没有变化;胃癌从1990年的第2名下降至第3名;结直肠癌第4,没有变化;白血病从1990年的第5下降至2003年的第7,乳腺癌则从第6名上升至第5名。

Image 1

全球肝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其实并没有升高趋势,下图是男性和女性分开分析的结果,指标为年龄标化的发病率

Image 2

 

Full citation: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Cancer Collaboration, Fitzmaurice C, Dicker D, et al: The Global Burden of Cancer 2013. JAMA Oncol 1:505-527, 2015

家族史影响肝癌发病率

Hepatology 2012: 1416; DOI: 10.1002/hep.24794

既往已有研究在亚洲人群中发现了肝癌发病的家族聚集现象——即肝癌家族史可增加肝癌的发病率。但在乙型肝炎高发的亚洲,慢性乙肝病毒的感染同样存在家族聚集现象,故而“肝癌家族史增加肝癌发病风险”论断多少有些模棱两可。这篇2012年5月份发表于Hepatology杂志上研究提供了来自于欧洲的证据。意大利和法国的研究者所从事的病例-对照研究和meta分析均得到了这一结论。

在病例-对照研究中,作者收集了229例肝细胞癌患者作为病例,另收集431名其他住院患者作为对照。与未患慢性乙肝或丙肝、无家族史的对照组患者相比,具有肝癌家族史的慢性肝炎患者的肝癌发病风险则增加至72.48倍。而肝癌家族史这一因素则将肝癌的发病风险上升至2.38倍;且一级亲属中肝癌发病数越多风险越高。

2012-04-28_family_his_hcc

在meta分析中,作者纳入了9个病例-对照研究和4个队列研究,包括约3,600名肝癌病例,研究发现家族史将肝癌的发病风险增加至2.5倍,并且家族史独立于肝炎病毒感染等肝癌常见的危险因素。

论文的通讯作者对La Vecchia对Medical News Today强调说,对于有有肝癌家族史的慢性乙肝患者的定期监测尤其重要,以早期发现肿瘤,从而有可能降低肝癌的死亡率。

 

Full citation: Turati F et al: Family history of liver cancer 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epatology 2012, 55:1416-1425.

我国乙肝现患率及相关危险因素

Vaccine 2009:6550; DOI: 10.1016/j.vaccine.2009.08.048

好容易看到了一篇奇文,改变了我的一些看法。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朝乙肝现患率等流行病学证据被当做国家机密保护起来,不做发表的。但刚刚看到了2009年的这篇文章后,我才意识到自己见识浅薄。1992年,我朝开始实施婴儿乙肝疫苗注射以来,乙肝现患率也发生了明显的改观。2005年12月~2007年12月,中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CDC)对全国1~59岁的人口进行随机抽样,血清检查,总共纳入了160个县、369个乡镇,8.2万人口,数据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主要结果如下:

 

2012-02-17_hbsag

↑ 各个年龄段乙肝病毒携带者比例:1992年与2006年对比

 

1. HBsAg、抗HBs和抗HBc的阳性率分别是7.2%、50.1%和34.1%;而1992年HBsAg的阳性率为9.8%。这样估算一下,目前全国大约有1600万~2000万的乙肝病毒携带者

2. 5岁以下儿童的HBsAg阳性率为1%(相比较1992年下降幅度达90%);

3. 在任何年龄组,HBsAg的阳性率下降均与乙肝疫苗接种相关;

4. 与HBsAg的阳性率相关的特征包括:

  • 性别:男高女低,男性和女性分别为8.6%和5.7%;
  • 地区:西部地区阳性率较高;
  • 婴儿接生:在小医院或在家出生的儿童阳性率较高;
  • 年龄:年龄越大,阳性率越高(参考上图);
  • 民族:如壮族最高(13.4%),而蒙古族最低(2.1%);
  • 职业:public worker(包括宾馆、医院、理发店、运输中心等与公众接触比较多的工作者)HBsAg阳性率最高(22.9%),卫生工作者阳性率最低(为2.7%)。
  • 学历:受教育程度越高,阳性率越低,大学生阳性率最低(3.1%),而文盲为9.7%。

 

Full citation: Liang X et al: Epidemiological serosurvey of Hepatitis B in China—Declining HBV prevalence due to Hepatitis B vaccination. Vaccine 2009, 27:6550-6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