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2013肝细胞癌摘要阅读

终于有时间读一些东西。整体而言,ASCO年会对肝细胞癌的关注还是不多;让人无语的是,尽管中国人发病最多,但在ASCO 2013的肝癌摘要上却很少能见到中国人的身影。本文介绍发表的与肝癌相关的摘要(不包括仅电子出版的摘要),筛选出了其中肝细胞癌相关的研究,做简单介绍。因为晚期肝癌已经有了索拉非尼这个标准治疗方式,新发展的局部或全身治疗要么是跟索拉非尼联用的一线治疗,要么就是作为索拉非尼的二线治疗。

 

一线治疗:使用阿霉素洗脱微球的TACE(DEB-TACE)+索拉非尼的2期临床试验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4)

DEB-TACE治疗前一周开始使用索拉非尼,在随后的6个月中接受4次的DEB-TACE治疗。有50名患者完整参与了这个项目。疾病控制率达到98%,出现无法治疗的肿瘤进展(TTUP)的中位时间为11.9月,其中BCLC A/B期患者为22.9月,C期患者为6.2月(P=0.01)。中位生存时间为24.5月(95%CI, 14.3-35),其中A/B期患者为33.7月,C期患者为17.1月(P=0.001)。尽管这是一个无对照的2期临床试验,但结果很让人振奋。研究者来自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一线治疗:索拉非尼 vs 索拉非尼+吉西他滨+奥沙利铂联用(GEMOX)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028)

随机对照,2期,来自法国的研究。共纳入94名不能切除的肝癌患者,肝功能Child A级。其中门脉癌栓29%,肝外转移69%。索拉非尼单用和GEMOX联用组:4月内无进展生存率分别为54%和61%,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分别为4.6月和6.2月,中位生存时间分别为13.0月(10.4-22.2) 和13.5月(7.5-19.1)。作者对GEMOX联用的安全性和疗效表示满意,并表示要进一步探索。但我眼拙,疗效方面还看不到满意的地方。

一线治疗:索拉非尼+卡培他滨+奥沙利铂(SECOX)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17)

单臂、多中心的2期,香港和新加坡的联合研究。

51名晚期肝癌患者参与该研究,90%的患者为BCLC C期,80%有肝外转移。肿瘤反应率为16%(均为部分缓解),62%的患者肿瘤稳定超过8周,中位肿瘤进展时间为5.29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26月,中位生存率为11.73月。作者对总体结果表示满意,期待SECOX方案与索拉非尼单用的随机对照试验。

一线/二线治疗:TGF-β抑制剂(LY2157299)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18)

适合索拉非尼治疗或者在索拉非尼治疗时进展的患者纳入本研究,入组的都是AFP升高的患者,以便于使用AFP监测抗肿瘤疗效。患者随机接受160mg/天的低剂量或者360mg/天的高剂量治疗。106名患者纳入了本研究,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比例分别为78%和83%。中位肿瘤进展时间(TTP)为12周,其中低、高剂量组分别为12.6周、10.9周;其中未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中位TTP是18.3周。按照肝癌发病的危险因素分层,未饮酒者的TTP显著长于饮酒者(12.1周 vs 6.1周)。20%的患者AFP的下降幅度超过25%。根据这些结果,作者拟选取高剂量的LY2157299进行下一步研究。

二线治疗:PF-03446962 (ALK-1单抗)的1期临床研究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1)

ALK-1是TGF-β的特异性受体,PF-03446962是ALK-1的单克隆抗体。索拉非尼治疗进展或无法耐受的24名患者参与了本项研究。药物的安全性尚可,3-4级的副作用包括血小板减少(12.5%)、脂肪酶升高、AST升高和腹痛(后三者的发病率均为4.2%)。抗ALK-1特异性的副反应毛细血管扩张症的发生率是8.3%。本组患者未观察到肿瘤部分或完全缓解,治疗12周后的肿瘤控制率为29.2%,中位TTP是3.0月。对于其中7名患者,药物治疗与患者肿瘤稳定超过12周相关(?)。作为索拉非尼的二线治疗,这样的数据尚可以接受,故而作者认为这个药物值得进一步研究。

标志物:VEGF及VEGFR的基因多态性与索拉非尼治疗毒性及疗效的相关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3)

作者检测了73名肝癌患者的组织标本中的VEGF-A、VEGF-C及VEGFR-1,-2,-3分子的单核苷酸多态性(SNP)。发现VEGF-A rs833061 T>C,rs699947 C>A和rs2010963 C>G多态性与各级不良反应及皮肤毒性反应显著相关。而具有各级不良反应和皮肤毒性反应的患者无进展生存期和总体生存期更佳(P值均小于0.05)。因此,对这些位点的基因检测可能有助于预测抗血管生成治疗的副作用及疗效。

观察性研究:乙肝相关肝癌和丙肝相关肝癌的VEGF通路相关分子的表达对比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15)

研究纳入了131病人,其中乙肝相关肝癌和丙肝相关肝癌分别为72%和28%。两组患者p-ERK和Raf激酶抑制蛋白表达率无差别。丙肝相关肝癌的VEGF表达率更高(95% vs 72%,P=0.005),H评分也更高(289.5 vs 248.8,P<0.001)。

一线治疗:Pexa-Vec(JX-594)与索拉非尼的序贯治疗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2^)

Pexa-Vex是一种溶瘤免疫疗法,前面有日志曾经介绍过。这是来自于同一研究者的报道,就不做详细介绍了。这个研究的结论是Pexa-Vec瘤内治疗后,再接受索拉非尼序贯治疗,毒副反应可以耐受,且在影像学上可以观察到一些治疗反应。

流行病学:糖尿病是罹患肝癌的独立危险因素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029)

近20年来英国的肝癌发病率上升了40%,而2型糖尿病被怀疑是一个危险因素。这是一个病例-对照研究,纳入了724名肝癌患者与340名无肝癌的慢性肝病患者(对照组)。肝癌组和对照组糖尿病的比例分别为39%和10.3%,年龄、性别、糖尿病、血色素病、肝硬化、酗酒和Child分级都是肝癌发病的危险因素,其中糖尿病的优势比是5.74(3.9-8.3,P<0.001),多因素分析发现,胰岛素治疗糖尿病也是一个危险因素。对于肝癌患者而言,是否并发糖尿病与生存时间不相关;但对于并发糖尿病的肝癌患者而言,二甲双胍治疗者的生存期更长(31月 vs 24月,P=0.016,HR=0.74)。

流行病学:性别对肝癌患者生存的关系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8)

这是来对SEER数据库的分析结果,包括了38,250名肝癌患者,其中76%为男性,男性和女性肝癌诊断时的中位年龄分别为61岁和68岁。总体生存率方面:55岁以下的人群,女性相对于男性的相对危险度为0.83(95%CI 0.78-0.89);55岁及以上,相对危险度为0.95(95%CI 0.92-0.98);65岁及以上,相对危险度为0.98 (95%CI 0.94-1.01)。看起来,性别对于肝癌总体生存的保护作用只存在于围绝经期或绝经前期的女性。这也好理解,55岁之前才有足量的雌激素保护她们。

一线治疗:索拉非尼上市后的临床监测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6)

尽管索拉非尼被FDA批准用于晚期肝癌患者,而不管患者的肝功能分级,但索拉非尼的两个3期临床试验都是基于Child A级的患者,将它用于肝功能较差的Child B级患者,临床医生总会有所顾虑。这个叫做GIDEON的前瞻性临床研究,收集了全球超过3,000名的索拉非尼治疗患者的数据。整体而言,副作用和药物引起的副作用在不同Child分级患者中相似。其中,Child B级的患者接受的平均治疗剂量稍大,而Child A级患者接受治疗的疗程更长。Child A级和B级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分别为4.7月(95%CI:4.3-5.2)和4.4月(95%CI:3.5-5.5)。对于Child B级的患者,评分越高,预后越差:7分、8分和9分的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分别是:6.2月(95%CI:4.9-8.7)、4.8月(95%CI:4.1-6.9)和3.7月(95%CI:3.0-5.1)。

 

===下面的几个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还没有结果可报道===

二线治疗:Regorafenib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TPS4163)

Regorafenib是一个VEGFR2-TIE2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算是一种抗血管生成药物。这是一个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3期临床试验,目标患者是索拉非尼治疗过程中肿瘤进展的患者,打算募集530名患者。拟将患者按照2:1的比例进行随机分组。

二线治疗:Pexa-Vec的溶瘤免疫治疗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TPS4161^)

研究名称叫做TRAVERSE,旨在评估Pexa-Vec作为索拉非尼的二线治疗,是一个随机、最佳支持作为对照的2b期临床试验。患者按照2:1的比例随机接受Pexa-Vec治疗或最佳支持治疗。

一线治疗:Nintedanib对索拉非尼的头对头临床试验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TPS4160)

Nintedanib是一个口服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靶点包括VEGF、PDGF和FGF信号通路。在这个2期临床研究中,患者按照2:1的比例随机接受nintedanib或索拉非尼治疗,预期2013年年底可以获得研究结果。

二线治疗:Tivantinib的3期临床试验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TPS4159)

Tivantinib是HGF的受体MET的抑制剂。这是一个3期临床试验,目标患者是在前期的全身治疗(包括索拉非尼)过程中进展或无法耐受的者,且肿瘤组织免疫组化染色证实MET高表达者。计划募集303名患者,按照2:1的比例随机接受tivantinib或安慰剂治疗。预期2015年中期可以完成研究。

晚期肝癌二线治疗:tivantinib潜力十足

Lancet Oncol. 2012 Nov 19; doi: 10.1016/S1470-2045(12)70490-4.

晚期肝癌的一线治疗已经交给了索拉非尼,也许目前其他药物只能在二线治疗上找机会。Tivantinib(ARQ 197,日本第一三共制药)是一个口服的小分子药物,靶点是MET。本研究介绍的是一个2期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旨在探索tivantinib作为二线治疗的可能。

有107名晚期肝癌患者参与了这项临床试验,他们的肝功能均为Child A级,均接受过至少3周的全身治疗,但治疗过程中出现了肿瘤进展或不能耐受这些全身治疗。这些患者中的多数接受的都是索拉非尼治疗(103人),且治疗时间多超过两个月;其余4名患者接受过苏尼替尼治疗。患者以2:1的比例随机接受tivantinib或安慰剂治疗,tivantinib的最终用法是240 mg bid。

以肿瘤进展时间为主要观察终点,结果让人满意。Tivantinib组的患者的肿瘤进展时间显著长于安慰剂对照组(1.6月 vs 1.4月,P=0.04),但总体生存无显著差异。因为MET是药物的主要靶点,他们根据肿瘤组织的MET表达情况,做了亚组分析。MET表达本身是一个预后标志,MET高表达的患者总体生存时间短于MET低表达的患者(3.8月 vs 9.0月,P=0.02)。但MET高表达的患者可以从治疗获益更多:如下图所示,他们接收tivantinib则可以更长地延长中位肿瘤进展时间(2.7月 vs 1.4月,P=0.03),总体生存也能获得了明显改善(7.2月 vs 3.8月,P=0.01)。

 

image

不良反应方面:主要的3级以上的副作用是中性粒细胞减少(14% )和贫血(11%)。有4名患者因为严重的中性粒细胞缺乏而死亡。

整体而言,对于肿瘤组织MET高表达的患者,tivantinib值得一用。当然,最终能不能上市,还依赖于3期临床试验的结果。

 

Full citation: Santoro A et al: Tivantinib for second-line treatment of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randomise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2 study. Lancet Oncol 2012, 10.1016/s1470-2045(12)70490-4.

[快报]ASCO 2012:来自中国肝癌研究者的声音

尿素软膏可预防索拉非尼的手足皮肤反应

http://abstract.asco.org/AbstView_114_97226.html

这是一个多中心II期临床试验,第一作者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癌研究所的任正刚教授。

试验募集了868名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肝癌患者,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接受尿素软膏预防性治疗,对照组接受医师的经验治疗(但不包括尿素软膏),两组患者数分别为439和432人。12周后,尿素软膏预防组的手足皮肤反应显著低于对照组(56.0% vs 73.6%,P < 0.0001),并且对于较为严重(不低于2级)的手足皮肤反应的发生率在尿素软膏组也较低,但无统计学差异(21.9% vs 29.2%,P = 0.1638)。此外,尿素软膏还可以推迟手足皮肤反应出现的时间,两组患者出现第一次皮肤反应的中位时间分别为84天和34天(P  < 0.001)。

Full citation: Ren Z, et al: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phase II study of the prophylactic effect of urea-based cream on the hand-foot skin reaction associated with sorafenib in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 Clin Oncol 30, 2012 (suppl; abstr 4008)

START亚组分析:接受介入+索拉非尼联合治疗,中国患者疗效似乎更好

http://abstract.asco.org/AbstView_114_93045.html

这也是一个多中心的临床试验,是“亚洲TACE+索拉非尼肝癌研究(START)”的中国区亚组分析。第一作者是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的韩国宏教授。

作者说,在ILCA 2011会议上,START的结果已经部分公布了,结果挺不错,晚期肝癌患者接受TACE(如下简称“介入”)+索拉非尼治疗可获得9.3月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而在当时,以为随访时间不够,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还未随访到。这是整个亚洲地区的试验结果。

简言之,START试验治疗方式是:使用碘油+阿霉素行介入治疗,每6-8周治疗一次;在首次介入后开始口服索拉非尼治疗,此后在每次TACE治疗前后的3天暂时中断用药。使用mRECIST标准来评估肿瘤治疗反应。共64名不能切除的中国肝癌患者纳入了这个分析,其中绝大部分(94.9%)合并乙肝病毒感染,患者接受治疗的中位时间持续6.4个月。分析发现,肿瘤进展的中位时间是10.6个月(略好于整个亚洲地区的9.3月),中位生存时间为16.5月。肿瘤反应率为44.3%,11.5%的患者出现肿瘤进展。这些结果看起来不错。

Full citation: Han G, et al: Evaluation of transcatheter 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TACE) plus sorafenib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subgroup analysis of START trial. J Clin Oncol 30, 2012 (suppl; abstr e14605)

强化化疗免疫治疗

http://abstract.asco.org/AbstView_114_99404.html

第一作者是来自于山东保法肿瘤治疗组/济南保法肿瘤医院(直译)的于保法院长。

自体细胞免疫治疗在前列腺癌的治疗取得了可喜的结果,作者受启发,在晚期肝癌尝试这个治疗方式。作者比较了强化的化疗免疫治疗(注射药物包括氧化剂、细胞毒性药物和半抗原)的瘤内注射(简称IMCIT)与单纯的化疗药物瘤内注射的疗效差别。研究募集了447名晚期肝癌患者,并比较两组患者的生存率。

研究发现,不管患者带有单个还是多个肿瘤(这里作者用词可能有误“mutable”应为“multiple”),与单纯化疗药物瘤内注射组相比,IMCIT组可获得更好的半年和一年生存率。这个结果看起来不错,但在这个结果基础上,作者不恰当地获得了一些结论,如称该治疗是安全、成本效益比良好、副作用较小且生活治疗更优(都没有数据支持)。

吐槽点还不只如此,例如结果部分,作者描述了一系列推测的肿瘤内的反应,例如肿瘤凝固,缓慢释放药物,肿瘤细胞被杀死释放自体肿瘤抗原,从而诱发免疫反应等等。总而言之,这个摘要本身的科学性实在是不敢恭维。

Full citation: Zhang B, et al: Intensity modulation of chemoimmunotherapy for late stages of liver carcinoma. J Clin Oncol 30, 2012 (suppl; abstr e14716)

RSF-1因子的预后价值

http://abstract.asco.org/AbstView_114_96153.html

这不是一个临床试验,但却是一个临床研究。第一作者为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癌研究所的徐泱博士。

RSF-1是remodeling and spacing factor 1的全称,又名HBXAP。在多种实体肿瘤中,该因子均呈过表达状态,并且具有一定的预后价值。在本研究中,作者便是研究该因子在肝癌进展中的作用。

对包括254名手术切除肝癌标本的组织芯片进行免疫组化染色,作者发现RSF-1高表的患者术后复发率较高,且RSF-1的表达与MMP9的表达和乙肝病毒感染状态相关。体外实验还发现,RSF-1的表达可以促进肝癌细胞的增殖和侵袭,且可调节肝癌细胞的MMP9表达。

Full citation: Xu Y, et al: RSF-1/HBXAP to predict prognosis in HBV-relat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patients after curative resection. J Clin Oncol 30, 2012 (suppl; abstr e14538)

GPC3疫苗在晚期肝癌I期临床试验

Clin Cancer Res 2012; DOI: 10.1158/1078-0432.CCR-11-3044

GPC3是Glypican-3的缩写,它的中文名很怪,叫做磷脂酰肌醇聚糖-3,是一种癌胚抗原。国内王红阳院士课题组对这个分子有过系列研究,发现该分子的血清浓度可用于诊断早期肝细胞癌,而组织表达可用于预测肝癌患者预后。国际肝癌共识小组(International Consensus Group for Hepatocellular Neoplasia)也将GPC3作为组织学上肝癌鉴别诊断的标志物。肝细胞癌GPC3免疫组化染色可达到77%的敏感性和96%的特异度(Hepatology 2009)。既然有这么高的特异度,发展靶向GPC-3的免疫治疗是情理之中的。在这个来自日本的多中心I期临床试验中,研究者们初步检测了GPC3144-152肽疫苗的安全性和疗效。

33名晚期肝癌患者纳入了本研究,GPC3疫苗给药方式为第1、15和29天分别皮内给药一次,以剂量递增方式给药。作为I期临床试验,研究的主要终点为疫苗的安全性,次要终点是免疫应答和临床疗效(根据RECIST/mRECIST标准)。

结果显示,疫苗的耐受性较好。疗效方面:治疗2月后,1名患者获得了部分缓解,19名患者肿瘤稳定(其中4名出现了肿瘤坏死或缩小,但是没有达到部分缓解的标准)。肝癌标志物方面,有9名患者出现了血清甲胎蛋白(AFP)和异常凝血酶原的暂时性下降。研究者还检测了患者的免疫应答,发现绝大多数患者(30/33)出现了GPC3特异性的细胞毒性T细胞。让研究者惊喜的是,特异性T细胞比例较高的患者总体生存时间更长(P=0.033)。也就是说,这个指标可以用于预测患者的疗效。但需要注意的是,因为没有设置对照,这个指标可能只是一个预后指标,而不是疗效预测指标。

clip_image002

↑ GPC3特异性的细胞毒性细胞比例可预测疫苗的疗效

 

Full citation: Sawada Y et al: Phase I trial of glypican-3-derived peptide vaccine for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showed immunological evidence and potential for improving overall survival. Clin Cancer Res 2012, 10.1158/1078-0432.CCR-11-3044.

[快报]晚期肝癌的Tremelimumab免疫治疗初露锋芒

Tremelimumab(原名ticilimumab,CP-675,206)是一个抗CTLA-4单克隆抗体。活化的T淋巴细胞表面表达CTLA-4,而抗原提呈细胞表达B7.1和B7.2配体,两者相结合后,T细胞活性会下降。Tremelimumab与CTLA-4结合可以组织其与B7配体相结合,从而抑制B7-CTLA-4所介导的T细胞活性下降。B7.1或B7.2可以专心地跟T细胞表面CD28结合,诱发B7-CD28介导的T细胞活化,不受B7-CTLA-4介导的免疫抑制所干扰(参考下图)。可以认为,Tremelimumab是一种抗肿瘤免疫制剂。

120403_CTLA-4

(图片 via J Oncol. 2010;2010:689893

AACR会议上所报道的这个研究中,Tremelimumab治疗可以抑制丙肝相关的晚期肝癌进展,疗效持续超过12个月。该研究纳入了21名晚期肝癌患者,用药方式为每90天接受15 mg/kg静脉注射一次,每名患者约接受两个周期治疗。其中2名患者出现了肿瘤缩小,11名患者在肿瘤稳定超过1年。在意向性治疗(intention-to-treat)分析中,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为7.5月,肿瘤进展时间为6.4月。80%的病人出现了治疗相关副作用,3级以上副作用包括瘙痒1例、紫癜1例和转氨酶升高5例。

该临床试验的主持者、来自西班牙的Ignacio Melero博士说:介于肝癌和丙型肝炎的特殊特征,我们可以使用成熟的病毒抗原来监测抗肿瘤作用和免疫反应,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他们还观察到患者外周血丙肝病毒的下降,该现象与抗病毒免疫增强相伴随。Melero还说:短期内,在少量病例中就可以观察到这样的疗效,让进一步的扩大研究有了底气;这么少的病例中就可以观察到明确的临床疗效,实属不易,其中抗病毒活性的信息看起来很有前景。

还是要适当泼泼冷水。尽管在转移性黑色素瘤的初期临床试验中获得了一些效果,但III期临床试验的中期分析发现该药物并不比标准的化疗更有效,故而提前终止了在转移性黑色素瘤的临床研究(via Wikipedia)。

参考自:AACR News: Tremelimumab Shows Promise in Treatment of Liver Cancer

Brivanib在晚期肝癌的II期临床试验:作为二线治疗

写在前面:因为开始向丁香园的肿瘤频道供稿,小站HCC@Top Journals目录下的日志会首先考虑投稿给丁香园,等对方登出之后,我这里再贴出来。这篇日志投稿给丁香园后编辑把标题改为“CCR:Brivanib依旧笼罩在索拉菲尼的身影之下”。

Clin Cancer Res 2012 Jan 11; DOI: 10.1158/1078-0432.CCR-11-1991

前面曾介绍过brivanib在晚期肝癌的II期临床试验,该研究中brivanib是作为晚期肝癌的一线治疗方式,而本研究中brivanib则作为二线治疗。两个临床试验都是多中心的,研究者其实是同一批人,本研究的主持者是UCLA的Richard S. Finn。

研究纳入了46名曾接受过抗血管生成治疗的晚期肝癌病人,其中大多数人(93.5%)因为肿瘤进展停药,少数因不能耐受的毒性反应而停药。其中43名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目前的晚期肝癌的标准治疗),另外3名接受过沙利度胺治疗。接受这些一线治疗的中位时长为3.14月。与作为一线治疗时一样,本研究中brivanib剂量800 mg/d口服。

不良反应方面:26名患者出现了3-5级不良反应,主要的3-4级不良反应为高血压、低钠血症、血小板下降和腹泻。4名出现5级不良反应的患者,出现了肾衰、胆囊炎和疾病进展。与索拉非尼和苏尼替尼不同,brivanib引起的手足综合征比例较低。

疗效评估方面:本研究使用mRECIST标准来评估肿瘤对治疗的反应,mRECIST是对WHO提出的RECIST标准的小改,由AASLD-JNCI提出。与传统的RECIST不同之处在于,传统RECIST仅仅评估肿瘤大小的变化,而忽略了肿瘤构成的变化。AASLD的专家认为,作为一种富血供的肿瘤,肝癌在治疗过程中血供的变化也可以用来反映疗效,故而在mRECIST标准中,额外的使用了造影剂增强的影像学方法来评估肿瘤血供(mRECIST标准的更多信息见 Semin Liver Dis. 2010)。

整体而言,疗效还算令人振奋:

  • 部分缓解2人(缓解率为4.3%),疾病稳定19人,肿瘤控制率为前两者之和,为45.7%,肿瘤进展19人;
  • 中位生存期为9.79月。尽管纳入研究的患者构成不同,但相比较索拉非尼的III期临床试验的中位生存期为10.7(欧美地区)和6.5月(亚太地区),而brivanib作为二线治疗取得这个中位生存时间算不错了;另外,这个纳入这个II期临床试验的患者中2/3来自于亚洲,而亚洲的晚期肝癌患者预后似乎更差。
  • 肿瘤进展中位时间为2.7月。
  • 血清甲胎蛋白(AFP)的变化与疗效相一致,AFP下降超过一半的患者中位生存期为10.8月,而其他患者中位生存时间为7.3月。因为有动物实验发现IV胶原可作为brivanib药代动力学的标志,所以研究者还测定了这个指标的血浆浓度。作者发现brivanib的治疗可显著降低血浆IV型胶原的平均浓度。但不知道为什么作者没有评估IV胶原浓度变化与疗效的关系。

总体而言,即使作为二线治疗,brivanib的表现也算是中规中矩,但最终能不能冲出索拉非尼的阴影,主要还得看它与索拉非尼头对头的III期临床试验的结果。

 

Full citation: Finn RS et al: Phase II, Open-label Study of Brivanib as Second-line 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Clin Cancer Res 2012, 10.1158/1078-0432.CCR-11-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