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司匹林服用者肝癌发病风降低至3/5

J Natl Cancer Inst. 2012 Dec 5; DOI: 10.1093/jnci/djs452

阿司匹林和他汀类药物是两类被日趋被深化的药物(参考前文1 | 前文2)。在这个来自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研究里,作者旨在了解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与肝癌发病和死于其他慢性肝病的关系。作者将NSAID类药物粗分为阿司匹林和其他药物。

这个前瞻性的研究纳入了50-71岁的30万名样本,其中约3/4的人自诉使用了阿司匹林,超过一半的人使用了其他NSAID。总体而言,NSAID的使用者肝癌的发病风险低(RR=0.63,95% CI=0.46-0.87)和死于慢性肝病的风险亦较低(RR=0.49,95% CI=0.39-0.61)。

阿司匹林方面:阿司匹林使用者肝癌发病率仅为不服用阿司匹林者的3/5(RR=0.59,95% CI=0.45-0.77)和因慢性肝病的死亡风险亦较低(RR=0.55,95% CI=0.45-0.67)。阿司匹林的服用次数似乎不影响它的潜在预防作用,不管是每月使用(每月服用不超过2-3次)、每周使用(每周使用1~2次到5~6次)或每天使用(每天使用多于1次)的人群获益相似。

除阿司匹林外的其他NSAID方面:其他NSAID的使用者慢性肝病的死亡风险较低(RR=0.74,95% CI=0.61-0.90),肝癌的发病率与不服用者相似(RR=1.08,95% CI=0.84-1.39)。它们对于慢性肝病的潜在预防则只存在于每月使用的人群中。

另外,如下因素与肝癌发病和慢性肝病死亡的风险增加有关:高龄、肥胖(BMI 30-35 vs 18.5-25),现症吸烟(相对于从不吸烟)、糖尿病。另外,女性肝癌发病率低于男性,有一点奇怪的是,少量饮酒(1 drink/天,相当于14g酒精)的人两个风险均下降。

 

Full citation: Sahasrabuddhe VV et al: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 Use, Chronic Liver Disease, 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 Natl Cancer Inst 2012, 104:1808-1814.

运动应成为癌症治疗的一部分

J Natl Cancer Inst 2012; DOI: 10.1093/jnci/djs207

2012年5月8日在线发表于美国《国家癌症研究院杂志》(JNCI)上的一篇系统综述发现,体力活动与乳腺癌和结肠癌患者死亡率下降有关,尽管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实运动可以降低其他类型的肿瘤的死亡率,但同期发表的编辑评论已经乐观地提出“运动应成为癌症患者的标准治疗”。

在这个系统综述中,为了分析体力活动与癌症死亡率(包括癌症特异的死亡率和总体死亡率)及癌症标志物的关系,作者纳入了1950年至2011年间45个相关的独立研究结果。从其中的27个观察性研究中,作者获得了这样的结论:体力活动与多种原因引起肿瘤患者的死亡率下降相关,包括乳腺癌、结肠癌特异的死亡及所有原因引起的总体死亡。但运动是否与其他癌症引起的死亡率下降有关,这些数据还不足以得到这样的结论。对来自临床随机对照试验的数据分析,作者发现,在多个指标上运动可以使患者获益,包括循环血中胰岛素水平、胰岛素相关的信号通路分子(如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及其结合蛋白)及炎症相关的分子等。此外,运动还可能可以增强患者免疫。

尽管作者谨慎地强调,这些证据还很初步,但在同期发表的编辑评论中,来自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Giovannucci博士乐观地写道:尽管目前还没有运动降低癌症死亡风险的直接证据,但介于运动整体而言是安全的、可以提高癌症患者生活质量并可带来诸多其他的健康益处,足够的体力活动应当成为癌症标准治疗方案的一部分。

相似的是,汤钊猷教授也多次提出“游泳、买菜或成特色抗癌处方”。

 

Full citation: Ballard-Barbash R et al: Physical Activity, Biomarkers, and Disease Outcomes in Cancer Survivors: A Systematic Review. J Natl Cancer Inst 2012, 10.1093/jnci/djs207.

阿拉斯加地区乙肝和肝癌预防成效卓著

Hepatology 2011: 801: DOI: 10.1002/hep.24442

原拟的标题是“初见成效”,觉得太保守了,于是改成了“成效卓著”。这样的说法丝毫不夸张,让数据说话。跟我朝一样,美国阿拉斯加地区也是乙肝和肝癌的重灾区。在1970年代,阿拉斯加原住民的HBsAg阳性率超过6%,在西南部的某些地区甚至达到了20%,并且这个地区的1/3的肝癌发生于小于30岁的年轻人。在1980年代,阿拉斯加进行了大量乙肝和肝癌的筛查和预防工作,主要包括:

  • 1978年建立了HBsAg阳性的乙肝患者注册体系;
  • 1980年筛查出HBsAg阳性的孕妇,在当地最大的两个医院进行新生儿乙肝免疫球蛋白(HBIG)注射(出生时和出生后3月和6月),后来加入了乙肝疫苗注射。
  • 1984-1987年,当地的5.2万名居民均接受了乙肝感染筛查,其中4万名接受了免疫接种(对于易感人群实施免疫接种,算是“catch-up immunization”);从1984年开始,所有的新生儿均接受乙肝疫苗接种。
  • 在1982年以后,HBsAg阳性持续半年以上的患者均接受每半年一次的甲胎蛋白(AFP)和乙肝病毒血清标志物筛查。对于AFP升高的患者则接受进一步的肝脏超声检查。

现在回头来检查这些措施的成效,让人振奋:

  • 20岁以下青少年的症状性肝炎发病率从19/10万(1981-1982年)下降至0/10万(1993-1994年);
  • 1992年到现在,未出现过一例青少年急性肝炎病例。
  • 20岁以下青少年肝癌发病率从3/10万(1984-1988年)下降至0(1995-1999年),从1999年开始,没有出现过青少年肝癌新发病例。
  • HBsAg阳性的青少年(小于20岁)总数目从657名(1987年)下降至2名(2008年)(下图)

image

↑ 携带乙肝病毒的青少年数目急剧下降

这就是公共预防的强大价值。预防的主要手段看听起来很简单,那就是通过对新生儿的免疫接种联合对成年易感人群的筛查、免疫接种和肝癌筛查。这些数据都是在预防措施实施25年后的初步结果,进一步的成效需要更长时间的随访来显示。

 

Full citation: McMahon BJ et al: Elimination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nd acute hepatitis B in children 25 years after a hepatitis B newborn and catch-up immunization program. Hepatology 2011, 54:801-807.

肝癌阅读提要更新(110413):肝癌肝移植、丙肝干扰素维持

7. DuBay D, et al. Liver transplantation for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using poor tumor differentiation on biopsy as an exclusion criterion. Ann Surg 2011;253(1):166-172. DOI: 10.1097/SLA.0b013e31820508f1

肝癌肝移植尽管有比较受认可的Milan和UCSF标准,但从来就有很多不同意见。这篇来自于加拿大报道,在Milan标准的基础上,加上了自己的看法,那就是有必要将肿瘤的分化水平作为一个考虑标准。

摘要的背景里,作者很巧妙的说明了他们的肝癌肝移植的对于肿瘤符合的评估相对宽松,但需要排除那些影像学显示已经有静脉癌栓或肝外转移的患者,此外,穿刺活检发现的低分化的肿瘤也予以排除。在这个标准下,尽管符合Milan标准的患者肝移植术后的总体生存和无瘤生存均好于符合Milan标准的患者,但两组患者的差异却并不显著。临床病理因素里,只有血清AFP水平是一个预后因素。话说,杭州标准就纳入了AFP作为肝癌肝移植的纳入标准。

故而,作者得到这样的结论:只要将分化较差的肿瘤,肿瘤负荷不应当成为肝癌肝移植的考虑标准

8. Bruix J, et al. Maintenance Therapy With Peginterferon Alfa-2b Does Not Prevent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Cirrhotic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C. Gastroenterology 2011. DOI: 10.1053/j.gastro.2011.03.010

主要结果其实在标题里面已经说清楚了,就是对派罗欣(聚乙二醇α–干扰素)治疗不敏感的慢性丙肝的患者,如果继续接受小剂量(治疗剂量的1/3,0.5 μg/kg/week),则效果不理想,至少不能预防肝癌的发病。其实仔细看结果,也不是这么不堪,还是有预防其他临床事件(包括肝功能失代偿、肝病引起的死亡和接受肝移植)和新的静脉曲张的出现或者变严重。对于门脉高压的患者,也可以推迟第一个临床事件发生的时间。

再参考这篇日志“派罗欣小剂量维持不能延缓慢性丙肝患者疾病进展”,干扰素降低剂量维持治疗的效果有限,下这样的结论,应该不算武断。

阿司匹林的每日服用可降低癌症死亡率达21%

Lancet 2010 Dec 7; DOI: 10.1016/S0140-6736(10)62110-1 . 另参考:Medical News Today

阿司匹林越来越有被神话的趋势。这篇meta分析的结果会进一步巩固阿司匹林的神话地位。

和其他所有的研究一样,细细的分解起来,研究结果都不是标题一句话这么简单。本研究的数据来自于8个关于阿司匹林的随机对照研究,这些研究中,治疗组的人群服用阿司匹林的时间均超过了4年,他们都有各自不同的研究目的,但均不是以癌症死亡率作为研究终点,例如了解阿司匹林对缺血性心脏病(心绞痛)的预防,以及对糖尿病患者的眼病、动脉粥样硬化的预防作用等等。本文作者的做法是获取这些独立研究的受试者死亡数据,了解阿司匹林对癌症死亡率的影响。因为其中有一个研究(ETDRS)只有受试者的癌症死亡率数据,没有具体的癌症类型数据,因此纳入进一步研究的只有7个临床试验的数据,包含2万5千余人。

image

尽管在独立的研究中,只有一个研究结果可以看到阿司匹林显著降低服用者的癌症死亡率(上图UK-TIA),但荟萃分析之后发现,癌症死亡率被显著降低,OR=0.79,这就是标题里癌症死亡率下降21%的来源。

这只是非常粗的结果,作者进一步了解阿司匹林的服用时间、癌症的类型和阿斯匹林预防作用的持续时间等信息。进一步的研究发现:

  1. 患者在开始服用阿司匹林的最初5年内还看不到收益,只有在持续到5年以后才可以看到收益,随访时间越长,预防作用暴露的越明显。整体而言,多种肿瘤的死亡率会显著下降,但获得显著统计学意义的是食管癌、大肠癌和肺癌,而胃癌、胰腺癌、前列腺癌、肾/膀胱癌、血液系统肿瘤相关的死亡率下降则不明显。
  2. 肿瘤类型方面,阿司匹林可以显著下降腺癌的死亡率,对于组织类型不是腺癌的肿瘤下降程度则不明显。
  3. 年龄方面,如果阿司匹林服用者低于55岁,尽管胃肠道系统癌症死亡率下降,但是非胃肠道系统的癌症死亡率没有显著下降;但阿司匹林可以降低55岁以上的人群的非胃肠道系统癌症死亡率。
  4. 阿司匹林预防作用似乎与服用剂量无关,每日超过75 mg即可

虽然华法林也是一种常用的抗凝药,但却不能降低任何一种腺癌的死亡率。阿司匹林的癌症预防效果可能归功于其抗炎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