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免疫治疗:靶向PD-1的惊人疗效

在免疫治疗领域,PD-1/PD-L1和CTLA-4两个靶点可谓红得发紫。前一篇ASCO 2015摘要回顾中已经提及了靶向CTLA-4的初步结果,在另一篇口头报道中,报道了nivolumab(BMS公司,靶点为PD-1)的初步临床试验结果。这是一个1/2期临床试验,共有47名晚期肝癌患者入组了这项研究。这些患者多接受过其他抗肿瘤治疗,75%的患者接受过全身治疗,其中多数为索拉非尼治疗。

以索拉非尼的数据作为历史对照,在可评估客观缓解率的42个病例中,19%的患者获得了部分缓解,其中2例完全缓解。而索拉非尼的客观缓解率只有2%。48%的患者疾病稳定,其中最长者持续了17个月。一年生存率达到了62%,而索拉非尼的一年生存率只有30%。

此外,作者没有报道血清乙肝/丙肝病毒的缓解情况。

南加州大学的Anthony B. El-Khoueiry报道了上述结果。挺吓人的结果。

via MedScape

肝癌溶瘤免疫治疗:让人震惊的疗效

Nat Med 2013 Feb 10; DOI: 10.1038/nm.3089

春节期间浏览医学新闻,NewScientist的一个报道让我眼前一亮,标题足够抢眼:病毒使肝癌的生存期翻两番,报道的出处也让心神不宁:研究结果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杂志上。根据我有限的观察,虽然Nature Medicine是一个医学专业杂志,但我从来它上头读到过临床试验的研究结果,基本上完全是基础研究的报道。那这个临床试验魅力在什么地方呢?

这是一个公司(Jennerex Inc)主导的II期临床随机对照试验,第一作者来自于韩国釜山国立大学,通讯作者来自于该公司。研究的主角是一种溶瘤免疫治疗,叫做JX-594(商品名:Pexa-Vec)。JX-794是一个牛痘病毒但不表达腺苷激酶(TK)从而确保了对肿瘤细胞的选择性(减少对正常分裂细胞的感染),并插入了人源粒细胞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GM-CSF)和β-牛乳糖基因,分别用于促进机体免疫和用于测量病毒的复制情况。这个溶瘤免疫治疗不同于传统的免疫治疗,因为它不仅激活免疫还有直接的溶解肿瘤的作用。

研究设立了两个分组,比较高低两个剂量JX-594瘤内注射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并评估两者所激发的免疫反应。因为在早期分析中发现高剂量具有明显的生存优势,故而提前结束的了病人的入组。一共有30名晚期肝癌患者参加该研究,患者随机接受高剂量(16例)或低剂量(14例)JX-594瘤内注射治疗,每名患者接受3次治疗,分别在第1、15和29天。闲话不表,直接跳到最终的疗效部分。

尽管入组的病例量很小,但高剂量和低剂量组已经可以形成显著的生存率差异。高低剂量组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分别为14.1月和6.7月(相对危险度[HR]=0.39,P=0.02)。这东西的神奇之处还在于,不仅仅可以使被注射的肿瘤溶解缩小,远隔部位的未接受注射的肿瘤也大多被破坏。对于肿瘤多发的19名患者,不同剂量的疗效差异则更明显(HR=0.19,P=0.018)。高剂量组6名曾接受过全身治疗失败的患者(其中4人为索拉非尼治疗),但6名患者的中位生存期也可以达到13.6月。值得注意的是,高剂量组的疗效可以把低剂量组甩得这么远,但低剂量组也不是吃素的,低剂量组在影像学上的疾病控制率也达到了46%(mRECIST标准)。换句话说,如果以最佳支持治疗作为对照的话,高剂量和对照组的生存率差异将会进一步扩大,这样的III期临床试验也正在进行(NCT01387555)。如果III期临床试验的结果符合预期的话,JX-594有望5年内可以上市。

副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NewScientist概括的比较好,治疗非常温和,只有感冒样的副作用。

整体而言,这东西真是神了,要知道,索拉非尼——晚期肝癌治疗市场上一枝独秀的靶向药物——也只能使晚期肝癌患者获得约3个月的生存期延长。另外,这也算是溶瘤病毒治疗和基因治疗的一个重大胜利。

 

部分参考自 NewScientist: Liver cancer survival time tripled by vir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