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跟Google Reader说再见

在即将到来的建党节,Google Reader就要被拔掉呼吸机,不太安乐地死掉了。从六月初开始,我试着用Feedly来代替Google Reader。但在手机或平板上,还在用着Google Reader衍生的第三方客户端阅读,例如Flipboard和Reeder/Newsify。好在Feedly和Google Reader的阅读状态可以同步,也不会有什么冲突。但今天打开Feedly,顶栏提示他们不再与Google Reader同步状态,并且祝他快乐退休。在Feedly里,我的未读条目数也变成了999+,可以看出来,Feedly已经脱离了Reader,自己来抓取RSS订阅数据了。

好吧,为了安逸地使用Feedly,就将*.feedly.com加入了代理的规则中,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等着支持Feedly的第三方客户端跟进了,因为Feedly自己出的客户端实在是太蛋疼了。

跟Google Reader这个伟大的服务说再见。他为信息获取提供了高效的渠道,对我这样的墙内用户,又增加了额外的价值。

这几年的阅读记录。

Since 09 June 2008 you have read a total of 224,400 items.

下面是我看得最多的信息源。

image

有些惆怅

研究生同学们明后天就有人陆续离开上海了,有些惆怅,这次分别不知道多少年以后才能再次见面。回想起三年前我离开武汉的时候,在汉口火车站朋友们送我的场景。朋友们在站台上哭成了泪人,我也在火车上泪如雨下。在那以后,我在上海跟他们其中几人又见过面,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切,只是不能长久呆在一起,一起在饭堂里拿着盘子吃饭了。在这之后我也明白了分开的惆怅,因为那以前我从来没有意识到,分开的时候自己和朋友们原来是这样的不舍。
现在我的研究生同学也要陆续离开了,离得最远的当数两个要分别回去建设自己家乡的同门,一个要去山东聊城,一个要去广西南宁,虽然我们大多数聊天时多在调侃或玩笑,但感情是真的,一起在这个学校医院研究所课题组里共处了这么久,我始终很忙,要不在做实验要不看文献要不上网,偶尔才当途中休息,踱步到对门实验室去闲聊两句,偶尔吃个饭,交心的交谈也不多,闲聊或者评价身边其他同学的是非。但是后天他们真的要走了,还是舍不得的,这一别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再见。我不知道我给他们的印象怎么样,是不是刻薄,对自己的目标疯狂关注而淡漠了人事?但他们给我的感觉是肯定的,一个是典型的豪爽仗义踏实的山东纯爷们,一个是善良的广西大姑娘。后者我认为是沟通上的一些问题,使她的研究生生活染上了一些瑕疵,我也非常遗憾,但却做不了什么来缓解和安慰。另外一个师兄要离开,但是还在上海,总会有机会见面的。一个室友去杭州,我总会去杭州玩的。一个室友要回兰州,但总会回来的。不说再见,再见面不知道会是哪一年。
还在惆怅,两年之后或许我也会离开这个城市,这些朋友都不在上海了,还有人为我的离开而遗憾吗?

本文在palm上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