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抗病毒药可以使1/5的丙肝肝硬化患者避免移植

J Hepatol. 2016 May 17; DOI: 10.1016/j.jhep.2016.05.010

一直以来,慢性丙肝的标准治疗是长效干扰素+利巴韦林。但这种治疗存在明显缺陷。如果患者的丙肝肝硬化发现得比较晚期,而肝功能失代偿期是干扰素治疗的禁忌证。这样的患者只能接受保守的护肝支持治疗,没办法接受抗病毒治疗。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是近几年丙肝治疗上取得的重大突破,全口服方案的DAA副作用很小,且在三个月的治疗之后,大多数患者可以获得病毒的完全缓解。并且,DAA同样适用于晚期肝硬化患者。

这项来自欧洲的多中心的研究涉及了103例拟接受肝移植的晚期肝硬化患者,他们接受了各种组合的DAA治疗。在治疗后的24周、48周和60周,分别有15.5%、27.6%和33.3%的患者病毒完全缓解(inactivated);在这3个时间点,分别有0%、10.3%和19.2%的患者因为肝功能缓解,从肝移植的等待列表中移除。在34例病毒不活跃的患者中,MELD评分平均下降3.4分,Child-Pugh评分平均下降2分。

再重复一下研究亮点,即使是进展到晚期肝硬化、需要肝移植的丙肝患者,DAA治疗也可以使1/3的患者病毒缓解,1/5的患者暂时不需要接受肝移植治疗

 

Full citation: Belli LS,  et al: Delisting of Liver Transplant Candidates with Chrnic Hepatitic C after Viral Eradication: A European StudyJ Hepatol, 2016

接受直接抗病毒药的丙肝相关肝癌患者,需要警惕术后早期复发

2016-06-07 重要更新,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Torres教授对此文的科学性提出了严重的质疑,包括:

  1. 纳入的病人的异质性太强,例如纳入了接受TACE治疗的病人,这些病人不太可能达到CR;
  2. 暴露于DAA时间过短,其中有病人治疗后2周就复发,这个复发也计算在DAA头上了;
  3. 肝癌术后筛查周期太长,随访间隔达到了6个月;
  4. 缺少有效的对照组患者,因为文中纳入的历史对照是没有感染丙肝的病人,但应该是感染丙肝,但未接受DAA治疗的病人。

这些质疑有理有据,直接导致了原文科学性严重下降,甚至不值得一读。

2016-06-22 再次更新。

尽管另一个澳大利亚的回顾性研究也注意到DAA可能会增加肝癌发病,但法国的3项前瞻性研究否认了这个质疑。在3个前瞻性研究中,DAA的使用并没有增加肝癌的复发(这包括接受肝切除和肝移植的患者)。

这个话题基本上可以结束了。

J Hepatol. 2016 Apr 12; DOI: 10.1016/j.jhep.2016.04.008

这是一个回顾性的研究,通讯作者是BCLC的Jordi Bruix教授。需要再三强调,这还是比较初步的结果。

慢性丙肝的传统治疗方式的长效干扰素+利巴韦林,这个方案治疗周期长且病毒反应率低(50%左右)。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是口服给药,而且做到全口服方案(不再需要联合干扰素)是慢性丙肝治疗史上的历史性突破,患者免除了肌肉注射的痛苦,在治疗三月时,病毒反应率却高达90%左右且副作用微乎其微。全口服方案的DAA治疗是近年才出现的,因此,长期使用的经验依然缺乏。这个回顾性研究报道的现象非常值得重视。

在2014至2015年间,研究者收集了一组接受根治性治疗(手术或消融)的丙肝相关肝癌患者,这些患者在肝癌发病之前均接受过全口服方案的抗病毒治疗且获得了病毒完全缓解。作者在4个中心,一共募集了58例患者。在随访期间,这些患者中出现了较高的术后复发率。中位随访了5.7月中,其中3例死亡,16例复发,复发率高达27.6%。

因为病例量较小,现在进行进一步分析还为时过早。但需要警惕DAA治疗引发肝脏的癌变或增加术后复发。

 

Full citation: Reig M, et al: Unexpected early tumor recurrence in patients with hepatitis C virus -relat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undergoing interferon-free therapy: a note of caution. J Hepatol,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