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体重指数

本文是对“MedTune:在超过一百万亚洲人群中研究得出的身高体重指数(BMI)与死亡风险之间的关联”一文的简评。

去年年底,曾经写了一篇日志“体重控制在多少最合适?”,来源数据是NEJM2010上的一篇研究体重指数(BMI)与死亡风险之间的关系,研究的对象是白人。该文的结论是,白种人的最适BMI是20.0-24.9,这刚好与他们的BMI的推荐区间一样。因为包括中国人口的东亚人群的推荐BMI的上下限都比白人均小1,故而,我推测,我朝人民的最适的体重指数范围可能是19-23.9。但是现在的一篇基于东亚人群的研究的结果告诉我,我的推断错了。对于东亚人而言,死亡风险最小的BMI范围是22.6-27.5之间,也就是说,相比较白种人而言,我们可以稍胖点儿。

这个结论违背我们的传统认识。我原以为东亚人口的BMI制定范围是经验医学的产物,因为我依稀记得,上课时老师向我们介绍为什么东亚人的BMI推荐值的上下限要比欧美人低1个单位时,说东亚人素食相对较多,体型较为单薄,故而相比较欧美的参考值要放低1个单位。我当时在想,是不是东亚人更加崇尚“以瘦为美”,这个BMI推荐范围不仅指导我们追求健康,还有审美的诉求。但这样的说法和想法是不确切的,我国人口的BMI制定显然不是这么草率。2003年卫生部疾病控制司发布了《中国成人超重与肥胖症预防指南(试行)》,在这个指南里明确说明了“正常体重”的BMI的范围取18.5~23.9之间的依据。该参考值是基于包括24万成年中国人的数据的汇总(参考文献9,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02),体重指数超过24的人患高血压和糖尿病的风险显著提高。

那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BMI?难道是说,体重超出了正常范围,尽管高血压和糖尿病的风险提高,但死亡率却不会提高?或者我们取一个中庸的范围,就是两者都不得罪,取22.6~23.9这个狭窄的区间?答案当然不是这样子,也不会这么简单。

image

NEJM 2011这个研究存在缺陷。从他们的数据看(上图:横轴是体重指数;纵轴是死亡风险,风险最小的定义为1,其他的风险都是它的倍数),东亚人似乎更容易耐受肥胖,但不能耐受低体重(相对比正常范围,体重增加死亡风险增加不多;但是体重低于正常,死亡风险缺增加很多)。作者在本研究所涉及的人群没有排除慢性病患者,因为慢性消耗性疾病的患者的体重往往会发生下降,这部分人群死亡风险显然要提升。但是因为没有予以排除,故而把这部分死亡风险都计算到体重过低的头上去了。反过来说,体重超过正常体重范围,这部分人心宽体胖,吃嘛嘛香,相比较而言,健康人群的比例较高,故而死亡风险要下降。

说到底,数据只是一个参考范围(甚至有时候参考价值还很有限)。我们还是该干啥干啥,保持健康的生活状态就行了。

体重控制在多少最合适?

N Engl J Med 2010:23; DOI: 10.1056/NEJMoa1000367

时代不同,对体形“美”的认同也有些差异,而且也见仁见智。但是从健康角度看,合适的体形应该变化不大。医学上,体重指数(BMI=体重[单位:千克]/身高[单位:米]的平方)是评估一个成年人的胖瘦最简便的概念。根据不同人种的体形特征来,用体重指数可以快速了解一个人的体重情况。对于身材比较单薄的东亚人而言,各个体重区间的范围要比欧美人要低一些,分别为体重过低(<18.5)、正常(18.5-23.9)、超重(24-27.9)和肥胖(≥28)。 尽管有人提出,体重指数还太粗,还可以用更好的指标来评估心脑血管发病的风险,例如“腰臀比”,但是度量起来显然不够方便。

体重增加会增加死亡率,尽管多数研究支持这一观点,但仍然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本文所介绍的一篇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的meta分析性质的研究,试图给这个争议来一个定论。本文纳入了19个前瞻性研究、包含146万名成年白人(太夸张了吧?)。对各个可能影响死亡率的危险因素进行了校正,例如年龄、教育、体力活动、吸烟饮酒等等。作者发现,体重指数与各种原因引起的死亡风险之间的关系曲线呈现“J”形对于成年白人,无论男女,体重指数介于20.0-24.9之间死亡率最低,低于或者高于这个范围,死亡率均会增加。J形曲线是什么摸样,见下图(红框的区间,死亡的风险最低)。

image

这个图片还给我们更多信息,除了画出了所有的人群的曲线(橙色),作者还专门为广大烟民额外奉送了一条蓝色的曲线。可以毫无悬念的看到,广大烟民的死亡率又要高不少的样子,尤其是那些又抽烟又超重的纯爷们

需要另外说明的是,上面已经提到,东亚人的体形比较单薄,而24.9这个数值是西方人正常体重范围的高值。如果根据这个推算,咱们景德镇人民理想的理想的体重范围可能是19-23.9

闲话一句,我从今天开始给MedTune投稿,这是 @liangbuqing 创办的一个健康信息网站,旨在由医学专业的人员提供一些健康、医疗信息。

体重超标增加乙肝病毒携带着的肝癌发病可能(JCO2008)

DOI: 10.1200/JCO.2008.16.1075

台湾的研究结果,基于2903名男性乙肝病毒携带者,以BMI为衡量体重的标准,平均随访近15年。超重(BMI:25-29.9)的男性,随访期内肝癌的发病风险是正常体重男性的1.48倍,肥胖(BMI:30+)的男性,风险则增加至1.96倍。另外,还发现超重与脂肪肝、肝硬化的发生及转氨酶等生化指标的异常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