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到赵华月老太太了

看到老太太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校园里散步,从她的眼里可以看到一些孤独和忧伤――当然,这只是我不过的生活经验的体会。我从她身边经过居然没有跟她打招呼,而此前,她曾经和我亲切的交谈,并问了我一些生活学习方面的事情,而现在我看到她一个人孤零零在校园里走着,我居然没有跟她招呼一下。

在崇拜中丧失了自己

不得不来说一下关于超女的话题:

年轻人有一点是可怜的,不管我们或者说他们如何承认自己的思想如何独立,如何能够独立思维,无所拘束,可是我们或者他们始终摆脱不了对一些东西的膜拜,并因膜拜遮住了自己本来具有判断力的双眼。这就是丧失自我。超女是用来娱乐的不是用来崇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