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去做预防调查

今天来到了耳鼻喉,这个现在被称为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的科室了。今天一直带教学口碑非常好的老师据说身体微恙没有能来,我们只有散漫的四处看看了。没学到什么东西,同学之间互相联系了一下感情就草草回来了。下午打算去把预防实习的那个调查表给弄一下的,冒着雨在车站等536去主校区,第一辆人太多了,雨又大,决定继续等,结果等了差不多20min还是没有来,所以放弃。回到医大门诊和保健科共发了10份调查表,日后去收。算是把零头打发掉了。日后去主校区吧,现在没有开学,估计上班的护士去的也不全。到时候还有100份发不完的话,回来的路上在陆总,口腔医院和省妇幼保健院总可以打发掉的。

一波三折,还是没有很好的耐心搞好这个调查。

天气是越来越冷了

武汉的天气今年算是有些怪异。不过说起来这几年都是这样,尤其表现在这夏天和冬天。有点冬暖夏凉的的意味了。这样的舒适感让有些杞人忧天的我觉得有些不安。今年前前后后的几场台风也没有人分析深层次的关于环境污染导致的环境变化的种种细节,并用来警示无知的现代人了。天气是越来越冷,我还是换上床单的好。

昨天看到赵华月老太太了

看到老太太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校园里散步,从她的眼里可以看到一些孤独和忧伤――当然,这只是我不过的生活经验的体会。我从她身边经过居然没有跟她打招呼,而此前,她曾经和我亲切的交谈,并问了我一些生活学习方面的事情,而现在我看到她一个人孤零零在校园里走着,我居然没有跟她招呼一下。

在崇拜中丧失了自己

不得不来说一下关于超女的话题:

年轻人有一点是可怜的,不管我们或者说他们如何承认自己的思想如何独立,如何能够独立思维,无所拘束,可是我们或者他们始终摆脱不了对一些东西的膜拜,并因膜拜遮住了自己本来具有判断力的双眼。这就是丧失自我。超女是用来娱乐的不是用来崇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