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翻译]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见证200年医学发展(1)

最具影响力的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在1812年创刊,至今刚好有了200年的历史。这个杂志几经更名,也经历过合并,但保持连续出版了200年,目前卷号已经达到了366。在庆祝他们创刊200周年的同时,编辑部也有系列活动,除了邀请各领域专家来回顾200年间医学的发展,还有些活动鼓励读者参与,让读者来谈与NEJM的关系。

作为一个杂志,他们见证了近200年的医学发展,做成了一个时间线的模样,这是我最感兴趣的部分。将这个医学编年史读了两遍,现摘要翻译如下:

1928117 作为新英格兰地区的第一个医学杂志,NEJM创刊,创始者是马萨诸塞州的医生/学者John Collins Warren和他的朋友James Jackson。刊名最初是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and Surgery and the Collateral Branches of Science,以季刊形式出版。杂志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Remarks on Angina Pectoris”。

181611 René Laennec发明了听诊器。

1822101 James Jackson第一次描述了一种由酒精引起的离奇的疾病(现在被称作“酒精性的多发性神经病”)。

1823429 《波士顿医学情报员》(Boston Medical Intelligencer)杂志创刊,该杂志由Jerome V.C. Smith管理,此人后来成为了波士顿市的市长。

182511一种流行性出疹性的军队热被报道(现被称做“猩红热”)。这个疾病现在用抗生素很容易控制,但是在两个世纪前却是致命性的。

1828115 《波士顿医学情报员》杂志在财务上出现了状况,NEJM的编辑Warren、Ware和Channing用600美元对其进行了收购。从而NEJM杂志成为了一个周刊,改名为“波士顿医学和外科学杂志”(Boston Medical and Surgical Journal)。

183738 J. Warren Mason报道了鼻整形手术,这是美国报道的第一例鼻子的整形手术。该手术的报道可能是现代整形外科的基础。

1840415 弗吉尼亚农村的妇科医生John Peter Mettauer报道了第一例成功的膀胱阴道瘘闭合手术。值得一提的题外话:Mettauer医生是个古怪的人,他总是坚持戴着一个很高的帽子,他的女儿甚至说她从从未见过父亲脱掉过帽子。即使在法庭上,法官要求他脱去帽子时,但他却坚持戴着。

18461118 波士顿的外科医生Henry Jacob Bigelow的报道成为了外科麻醉术的重大突破——他在1946年使用了吸入乙醚麻醉。这项医学进展使得病人在各种手术中,从接受拔牙到截肢,都能保持镇静。

184711 匈牙利的医生Ignaz Semmelweis发现,在对手进行消毒后,新生儿败血症(常常是新生儿的致死原因)的发生率显著下降。他报道说,用漂白粉洗手可以减少产妇热。尽管提出结论时很小心,但他的理论还是遭到了医学会的强烈反对,这显然跟传统理论相冲突。但其后的数十年中,Semmelweis的理论却慢慢获得了普遍认可。现如今,这种做法已经成为常识。

185553 第一例子宫切除术报道。患者是一名34岁的子宫肌瘤患者,在每次月经来临时都会有致命性的出血。作者称子宫切除手术算是“最后的一招(a last resort)”。

186711 英国外科医生Joseph Lister发表了题为“Antiseptic Principle of the Practice of Surgery”的论文,倡导手术操作时要消毒。作者注意到助产士(可能就是接生婆)接生的新生儿的死亡率比外科医生接生的要低,Lister将这点归功于助产士比外科医生洗手更频繁。他提出外科医生不仅需要用石炭酸洗手,还要消毒手术器械。这些是微生物理论提出的起源。

1869429 Beard将一个常见的症状描述成“神经衰弱(neurasthenia)”,并将之与贫血做比较。这两个疾病有相似之处,例如都是由其它疾病引起的,在中产阶级高发且治疗方式以增加营养为主。尽管当时已经有了神经衰弱的常见疗法,但是Beard引入了电疗的方式,并沿用至今。

18721017 C.E. Brown-Sequard的演讲提出了当时的革命性的脑功能理论,就是一侧大脑半球可以影响两侧的躯体。他进一步描述了目前被称为“脊髓半切综合症”(英文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做“Brown-Sequard syndrome”)的一组症状。

188211 有“现代外科学之父”美誉的William Stewart Halsted开始开展根治性乳房切除术,该术式被称为“Halsted radical mastectomy”并作为标准手术方式使用了近一个世纪,直到1870s中期。现如今,得益于现代肿瘤学的认识,对于大部分患者,该术式已经不是必须,手术创伤小了很多,而Halsted的手术方式只用于少数极端的患者。

188711 在纽约Staten岛的Marine医院里,“卫生实验室”创立,当时这是一个只有一个房间的联邦实验室,旨在研究霍乱等传染病。这个实验室经过了几度搬迁和改名,最终演变成了闻名于世的美国的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1889221 Reginald Fitz第一次完整的描述了胰腺炎的最初典型临床表现到死后的病理诊断。在现代医学长足发展的今天,胰腺炎依然是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疾病。

189011 Robert Koch提出了某特定微生物引起特定疾病的诊断要点,后来被称作“科赫法则(Koch’s postulates)”,经过一些修订,我们的传染病学教科书中至今还会介绍这个法则。

1890124 其时,白喉杆菌被称为“人类的大敌”。日本医生Shibasaburo Kitasato和德国生理学家Emil Adolf von Behring通过将兔子对破伤风杆菌免疫,获得血液,将血清注射到小鼠体内。再将小鼠与破伤风梭菌接触,发现小鼠可以表现为对常规毒素作用的免疫力。他们的研究论文提出了“抗毒素(antitoxin)”的术语。一周之后,Behring发表了动物对白喉免疫的研究的论文,并因此获得了1901年的诺贝尔奖。

1895121 德国物理学家Wilhelm Roentgen(伦琴)发明了x射线。据传,在发现x射线后的两周左右,伦琴给他的妻子的手拍了张照片,当她的妻子看到了自己的骨骼,惊呼“我看到了自己的死亡”(人死后腐烂才会把骨头露出来)。“x射线”的x最初的意思是“未知的事物”,后来也别称为“伦琴射线”并且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在伦琴的论文发表后的几月内,无数的x线图片被发表。

1897810 为了减轻父亲的关节炎疼痛,药剂师Felix Hoffmann将稳定的乙酰化水杨酸与乙酸混合,获得了阿司匹林。在成功的完成了数个大规模临床试验后,Hoffmann所就职的公司——拜耳公司——开始在全球市场上销售这个药物。尽管阿司匹林的治疗适应证发生了很多变化,但它的发现依然是医学和药理学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

189811 Marie(玛丽)和Pierre Curie(皮埃尔·居里)夫妇发现了元素镭和钋,并发明了术语“放射性(radioactivity)”。该发现让他们获得了190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居里夫人在1911年又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成为获得诺贝尔奖的第一个女性科学奖,并且是第一个获得两个诺贝尔奖的人。这些放射线元素在医学上的应用就不累述了。值得一提的是,居里夫人亦参与早期的医学应用,例如参与放射线的救护车的设置,这个被称为“小居里(Little Curies)”的救护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参与了士兵的治疗。

189911 弗洛伊德(Freud)发表了“梦的解析”。

190111 因为前面提及的“血清疗法”治疗白喉等疾病(1890年12月4日),第一个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了Emil Adolf von Behring。这不仅是一种全新的治疗手段,而且在世纪之交,该方法使白喉的死亡率得到了极大的下降,这是以往的任何治疗手段无法企及的。Behring的进一步的改进工作最终导致了白喉在世界范围内的绝迹。

190611 Priscilla Wald在《传染病(Contagious)》一书中描述传染病的“超级传染源”,并举了一个“伤寒玛丽(Typhoid Mary)”的例子。玛丽确有其人,在1900至1907间的七年,她将伤寒传染给了53人,而自己却无症状,被认为是第一个“健康的”伤寒携带者。这种形象化称呼后来被用于艾滋病大流行(如“Patient Zero”)和SARS的爆发,这种方式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并易于引导大众参与传染病的防治。

190667 James Homer Wright报道了他都骨髓进行染色的方法及观察后的一些发现,他描述了巨核细胞和血小板。编辑给这个研究的标题是“红血来自于骨髓”。

1906531 E.A. Codman第一次描述三角肌下滑囊炎,在这篇文章中,作者详细的描述了该疾病的成因、症状和治疗意见。

190711 生物学家Karl Landsteiner于1901年第一次描述了血液之间的相容性和排斥性,并提出了ABO血型的系统。正是得益于这个理论,第一次成功的输血得以实施。此后,Landsteiner的理论慢慢的被接受,并于1930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1911316 Joel E. Goldthwait详细的描述了一例背痛的症状,但在手术过程中没有发现明显异常。Goldthwait怀疑是腰骶关节与椎间隙产生移位和椎间盘的脱出,后者压迫神经根和脊髓。作者得出这样的结论,治疗这个疾病必须把椎间盘给部分或全部切掉。

191111 一篇论文描述了使用salvarsan(胂凡钠明)治疗“慢性天胞疮”,salvarsan是第一个抗微生物药物。在用药两天之后,疾病顺利的消失了。其后不久,Paul Ehrlich同样使用这个“神奇的子弹(magic bullet)”治疗了一名患梅毒的士兵。这个药物是Ehrlich尝试过的第606个化合物,所以又名“606”。尽管因为副作用巨大,606很快被青霉素淘汰,但是这却是重大的科学突破。

 

下一篇日志,共2篇。

《[摘要翻译]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见证200年医学发展(1)》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