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抗癌战争大事件(1971~2011)

美国总统尼克松在1971年12月签署国家癌症法案,从而开启了40年的抗癌战争。最近Science杂志发表了系列文章(Cancer Crusade at 40)回顾这些年取得成果、不足的现状和未来的趋势。我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个抗癌战争大事件。干脆全文翻译出来,贴在这里与读者共勉。

1971
尼克松总统签署国家癌症法案(National Cancer Act),促成了国立癌症研究所(NCI)的建立;

1973
NCI开启了SEER计划,以收集美国的癌症数据;

1978
临床上开始检测一种生物抗癌药物(IFNα)的疗效;FDA批准了他莫昔芬(Tamoxifen)用于预防乳癌术后复发;

1979
最常见抑癌基因p53被发现;

1980
Robert Gallo等分离了HTLV-1病毒,该病毒可以诱发某些肿瘤;

1981
乙肝病毒疫苗开始使用,算是第一个肿瘤预防性疫苗;

1983
联合免疫缺陷(SCID)小鼠被制造出,用于癌症研究;

1985
随机对照试验证实:乳房肿块切除术与放疗的联用与乳癌扩大根治术疗效相似;

1986
生物统计学家John Bailar在NEJM上发文宣传抗癌战争的失败;

1989
因为发现了原癌基因Src,Harold Varmus和Michael Bishop获得了诺贝尔奖;

1991
国家乳腺癌协作组成立

1992
FDA批准了紫杉醇(一种紫杉树皮的衍生物)用于乳腺癌的治疗;

1993
国会下令在长滩研究环境对乳腺癌发病的影响,但这个10年的研究发现寥寥;Science杂志称p53是该年的年度分子;

1994
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危险基因BRCA1被克隆出;次年,BRCA2也被克隆出来;

1996
美国癌症协会(ACS)和其他组织报道,肿瘤死亡率开始第一次的出现了持续下降,从1991到1995下降了2.6%;

1998
FDA批准了一个单克隆抗体,赫赛汀(Herceptin),用于HER2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的治疗

1998
诺贝尔奖获得者James Waston跟纽约时报记者讲,抑制肿瘤血管生成将会在两年内治愈癌症;

2001
FDA批准一个靶向药物格列卫(Gleevec)用于治疗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时代杂志称它为“神奇的子弹”;

2003
NCI主席Andrew von Eschenbach宣称要在2015年前消除癌症引起的死亡;

2004
FDA批准一个抗血管生成药物阿伐斯汀(Avastin)用于治疗结肠癌,与化疗药物联用;儿童肿瘤获得里程碑的进展:近80%的儿童急性粒细胞白血病的5年以上不复发;

2005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IH)开启了肿瘤基因组图谱计划,对肿瘤基因组变化进行分类;

2006
FDA批准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加德西(Gardasil)用于预防宫颈癌;

2007-2008
因为筛查的加强和激素替代疗法使用的控制,乳腺癌的发病率下降;

2009
James Waston写道,是时间去研究癌症遗传学以了解肿瘤细胞内的化学反应或细胞的代谢;

2010
国家肺癌筛查试验发现,CT筛查可以减少吸烟者的癌症死亡率;FDA批准一种治疗性的疫苗,Provenge,用于治疗转前列腺癌,但价格昂贵,延长4个月的生存期大约需要花费9.3万美元;

2011
PLX4032,一种靶向药物可以延长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的生存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