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2019肝癌摘要选读 #ASCO19

最近几年,我都会把ASCO年会中肝癌相关的摘要找过来通读一遍,并筛选一些我认为比较重要的研究进展做一下读书笔记,也顺便分享出来。今年是肝癌研究的“大年”,好几项临床研究的结果值得重点关注,并且有一项胆管癌的研究我觉得是可改变临床实践级别的。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就是pembrolizumab作为晚期肝癌二线治疗的3期临床试验的结果的详细披露。

Pembrolizumab作为晚期肝癌二线治疗的随机对照试验(KEYNOTE-240

跟Opdivo一样,Keytruda(pembrolizumab/可瑞达)被FDA批准用于晚期肝癌的二线治疗是基于单臂的2期临床试验的结果(KEYNOTE-224),因此随机对照设计的3期研究还是非常有必要的。KEYNOTE-240的结果早早就被默沙东给公布了,但这一次是在会议上完整报告研究结果,预计会备受关注。

该研究入组了413例索拉非尼治疗进展或不能耐受的肝癌患者,按照2:1的比例随机接受Keytruda或安慰剂治疗。在随访了13.8月之后,Keytruda显著提高了患者OS(HR=0.78,单边P=0.0238)和PFS(HR=0.78,单边P=0.0209)。尽管两个P值都小于0.05,但是可能因为中间揭盲消耗了P值的原因,在统计学上都没有达到预设的统计学上的显著性意义。这样一来,对这项研究的结果的解读显得比较困难。但整体而言,Keytruda可以推迟肿瘤进展、延长患者生存,但因为未达到预设的统计学终点,这个结果能不能被FDA认可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在次要终点方面,两组的肿瘤客观缓解率(ORR)分别为16.9%(与KEYNOTE-224相似)和2.2%(P=0.00001),并且Keytruda组的肿瘤缓解持续时间(DOR)达到了13.8月。虽然这个研究的结果未达到预设的统计学差异,但Keytruda依然可以作为晚期肝癌治疗的二线选择。

Opdivo在晚期肝癌的2期临床试验(CheckMate 040研究):未讲完的故事

在CheckMate 040研究中,还有没有一部分讲完的故事。除了已经报道的nivolumab(Opdivo)在晚期肝癌的单用时的疗效,还有Opdivo与ipilimumab(CTLA4抑制剂)联用的数据。148例晚期肝癌患者被随机分成3组,接受不同剂量的nivolumab和ipilimumab治疗。整体而言,两者联用可以获得更高的肿瘤缓解率,ORR达到了31%(7例患者达到了CR),这个数据被nivolumab单用(14%)高了一倍,并且三种不同的用药剂量的ORR均相似。DOR达到了17月,DCR为49%,2年生存率40%。两者联用的3级以上的副作用发生率37%,但只有5%的患者因为副作用停药。

卡瑞利珠单抗(SHR-1210)联合化疗在晚期肝癌(肝细胞癌和BTC)的应用

这是秦叔逵教授主持的一项国内多中心的2期临床研究,评价的是恒瑞公司的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在晚期肝细胞癌和BTC中的疗效。化疗方案的选择是FOLFOX4或者GEMOX,摘要没有明确说,应该是这两个方案分别倾向于对应于肝细胞癌或BTC。对于34例可评估的肝细胞癌患者,ORR为26.5%,超过了以往报道的卡瑞利珠单抗单独应用的结果;但在43例BTC患者中,ORR比较一般,只有7.0%。

中期肝癌:介入联合射频消融 vs 介入单用

BCLC B期的中期肝癌病人的标准治疗是介入治疗,这项来自于我们医院肝肿瘤内科的单中心的随机对照研究表明,对于超米兰标准的BCLC B期患者,介入基础上增加射频消融治疗可以进一步提高患者生存期(29月 vs 18月,P=0.008),同时联合治疗组的TTP和ORR也显著优于介入单用组。

早期肝癌:手术 vs 射频消融:SURF研究

对比早期肝癌手术和射频消融疗效的随机对照研究都来自于国内,并且都是单中心的研究,现在终于来了一项来自于日本的多中心的临床试验(SURF研究)。这项研究入组的肝癌患者的标准是,肿瘤少于3枚,并且肿瘤直径不超过3cm,按照1:1的比例接受手术切除或者射频消融。研究一共入组了293例患者。目前已经产生了无复发生存期(RFS)的数据,手术组和射频组的3年RFS相似,分别为49.8%和47.7%(HR=0.96,P=0.793),而OS数据还没有成熟。这项研究入组的患者的肝癌患者更为早期,获得数据也不同于以往的单中心研究。以往的研究显示,手术组的RFS比射频稍好,而这项研究中两组的RFS相似。

晚期肝癌:索拉非尼+XELOX化疗(SECOX) vs 索拉非尼单用

索拉非尼是晚期肝癌标准治疗,在此基础上增加任何治疗都不能进一步提高疗效,这项来自于香港的2期随机对照研究也不能幸免。他们研究的是在索拉非尼基础上增加奥沙利铂+卡培他滨化疗(SECOX),与单用索拉非尼对比。研究总共入组了46例未经治疗的肝癌患者,研究发现,SECOX方案不延长TTP(3.2月 vs 2.8月,P=0.77),也不能延长OS(7.1月 vs 12.5月,P=0.29)。在索拉非尼的基础上增加任何治疗都跪了,除了近期来自中国的一项单中心研究

抗血管生成治疗+PD-L1抗体在晚期肝癌的1b期临床试验(VEGF Liver 100研究)

这是Kudo教授主持的一项单臂的多中心的1b期研究,评估的是阿西替尼(VEGFR2抑制剂)联合avelumab(PD-L1抗体)在晚期肝癌的安全性和疗效。因为这个药物组合在晚期肾癌的3期研究结果发表在NEJM杂志上,同时这个组合也已经被FDA批准用于晚期肾癌,所以这项研究预计会受到较多的关注。在中期分析中,共入组了22例未接受治疗的晚期肝癌患者。安全性跟其他同类药物差别不大,ORR达到了13.6%(RECIST标准)或31.8%(mRECIST标准),肿瘤缩小的比例分别是68.2%和72.7%(对应于这两个标准),OS的数据目前还没有成熟。抗血管生成治疗联合PD-1/PD-L1抗体的治疗目前成为了多种肿瘤治疗的热门之选,备受瞩目的LEAP 002研究正在评估仑伐替尼+可瑞达 vs 仑伐替尼单用的疗效,刚刚开始入组病人,但我们已经迫不及待看到研究结果了。

其他研究还有,可手术切除肝癌的PD-1抗体的新辅助治疗,4/14的病人获得病理学的完全缓解(其中2例是nivolumab单用,2例是nivolumab联合CTLA4抑制剂)。

 

胆道系统肿瘤(BTC)也有不少亮点。

晚期胆道系统肿瘤的二线治疗:mFOLFOX方案

这项研究应该可以改变临床实践。BTC的治疗目前只有吉西他滨+铂类(顺铂或奥沙利铂)化疗一个选择,但在一线化疗耐药之后,就没有了别的选择。现在终于有了一个二线治疗的方案:mFOLFOX。这是一个英国多中心的临床试验,入组的是接受过吉西他滨+顺铂化疗但治疗进展的患者,一共入组了162例患者,按照1:1的比例接受mFOLFOX方案化疗或仅仅最佳支持治疗。在随访出现了150个OS事件后,mFOLFOX方案可以显著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两组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分别是6.2月和5.3月,半年和1年生存期分别为50.6%、25.9%对35.5%、11.4%(HR=0.69,P=0.031)。FOLFOX方案我们也相对熟悉,治疗耐受性不错,副作用也不算大。英国人对BTC的全身治疗的探索很多,近期刚刚发表的BTC术后卡培他滨化疗(BILCAP研究)也是出自英国的多中心临床试验。

瑞戈非尼作为BTC二线治疗的随机对照研究结果(REACHIN)

瑞戈非尼目前是晚期肝细胞癌的标准二线治疗之一,但这项研究(REACHIN)评价的是瑞戈非尼作为晚期BTC的二线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这项研究规模比较小(n=66),入组的是对吉西他滨+铂类化疗后进展的BTC患者,按照1:1的比例接受瑞戈非尼治疗或者安慰剂对照。近年年初ASCO-GI会议上已经报道了初步的结果,瑞戈非尼显著延长PFS(3.0月 vs 1.5月,P=0.004),疾病控制率达到了70%(安慰剂组33%),但两组的OS相似(5.3月 vs 5.1月,P=0.21)。在目前的报告中,研究者分析了不同部位的BTC患者的PFS情况,但整体而言,在各种部位的肿瘤中,中位PFS相似,在肝内胆管细胞癌、胆囊癌和肝门部胆管癌中,瑞戈非尼的PFS数据都优于安慰剂,而在肝外胆管癌中,与安慰剂相似(但病例量很少,只有9例,所以结果还不确定)。对于化疗耐药的BTC患者,瑞戈非尼值得尝试。

晚期胆道系统肿瘤的白蛋白结合紫杉醇+替吉奥化疗

来自国内的一项单臂研究显示,白蛋白结合紫杉醇+替吉奥化疗的效果不错(部分缓解率27.5%),胆囊癌的效果似乎格外好,部分缓解53.8% (7/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