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疗在晚期肝癌的最后一搏?

J Clin Oncol 2013 Aug 26; DOI: 10.1200/JCO.2012.44.5643

这个3期临床试验在亚洲地区开展,研究负责人是南京八一医院的秦叔逵教授,我们研究所也参与了这项研究。这个研究在设计阶段,索拉非尼这货还没有成为晚期肝癌的标准治疗。当时晚期肝癌的全身治疗可谓是哀鸿遍野,只有一些2期临床试验给某些化疗方案增添了微弱光芒,其中FOLFOX4方案在中国患者的表现还算引人注目。FOLFOX4原本是是晚期结直肠癌的一个标准化疗方案,包括了FOL(亚叶酸)、F(5-氟尿嘧啶)和OX(奥沙利铂)。这个被称为EACH的研究将FOLFOX4方案跟阿霉素单药治疗作比较。至于为什么要选择阿霉素作为对照,论文中没有提及。

研究入组了371名晚期肝癌患者,按照1:1的比例随机分配治疗方式。因为两个治疗方式的给药存在明显不同,就没办法做到盲法。直奔主题,叙述最后的结果:在预设的随访终点时,采用intention-to-treat的方式进行分析,FOLFOX4组的生存时间比阿霉素组稍长(6.40月 vs 4.97月),但无统计学差异(P=0.07),两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分别是2.93月和1.77月(P<0.001),两组的缓解率分别是8.15%和2.67%。采用post hoc方式,对患者继续随访了7个月,则发现FOLFOX4对生存率的改善表现为临界的统计学差异(6.47月 vs 4.90月,P=0.04)

image

↑ 预设随访终点时的分析

image ↑ post hoc延长随访时间的分析

同期发表在JCO杂志上brivanib试验的结果相似,这个化疗方案也给人一些希望,但又差那么一口气。另外,这个研究结果现在发表出来,已经有些“过时”,这已经是一个“post-sorafenib”的时代,现在需要寻找的是比sorafenib更管用的药物,而不是停留在绝望的化疗时期,在矮子里面拔将军。但我以为,这个研究的意义远非如此,在中国人主持的肝癌全身治疗的临床试验中,这是我见过设计最为严格的一个。尽管最终结果不符合预期,但意义非凡。肝癌这个毛病,中国人有责任做更多的探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