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普通人的肝癌风险,转氨酶有惊人的价值

J Natl Cancer Inst 2012;104:1599 DOI: 10.1093/jnci/djs372

一直以来,研究者热衷于建立这样的肝癌预测模型,目前的水平可以做到精确地告诉一名乙肝患者,他在未来的肝癌发病风险是多少(原文 | 软件)。但这样的模型往往慢性病毒性肝炎患者,而对于普通人群,还缺少一个预测模型。这篇来自于台湾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美国MDACC的合作研究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

这是一个前瞻性研究,有多达42.8万余名普通人纳入了本研究。通过问卷和基本实验室检查,收集这些人的基本信息(性别、年龄、身高体重)、健康相关数据(吸烟、饮酒和日常运动、伴发疾病等)、乙肝和丙肝相关的变量、肝功能相关指标(包括ALT、AST、AFP等),并对这些人平均随访了8.5年,了解基线时的多个变量与肝癌发病风险的相关性。

与以前的其他研究相一致,年龄增加、男性、吸烟饮酒史、糖尿病、缺少运动、乙肝或丙肝病毒感染、血清ALT、AST、AFP升高都是独立的罹患肝癌的危险因素。最重要的发现在于,如果使用单个指标来预测肝癌发病风险,转氨酶本身具有最高的预测价值,甚至比单用HBV或HCV感染状态更优。就ROC曲线下面积而言,转氨酶、HBV感染状态和HCV感染状态分别为0.912、0.840和0.841。如果在转氨酶基础上增加病毒感染状态,曲线下面积则可以达到0.933。此外,转氨酶预测肝癌风险还有一定的量效关系,就是血清转氨酶浓度越高,发病风险越大。

image

在没有检测是否感染HCV病毒标志物的亚组中(因为研究基于台湾人,HCV的感染率较低[大约2.5%],所以本研究中HCV抗体的检测是可选项目——被研究者需要额外付钱才能检测这个项目),多个模型的表现:Model 1是健康状态(吸烟、饮酒、糖尿病和体力活动等);Model 2基于转氨酶;Model 3基于1+2;Model 4基于1+2+AFP+HBV感染状态。

正如作者所言,这样简单明了的结果有很强的临床转化潜质。如果一个“健康”成人来咨询他日后肝癌的发病风险,直接对他进行肝功能检查就已经足够,再增加病毒的血清标志物显得多余。当然,光肝功能的检查也不便宜。

 

 

Wen CP et al: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risk prediction model for the general population: the predictive power of transaminases. J Natl Cancer Inst 2012, 104:1599-16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