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后期超重者严重肝病及肝癌的发病风险增加

这是在病毒性肝炎不流行的瑞典,对一组青春期男性进行长期随访,发现青春期后期(17-19岁)超重(BMI≥25)或肥胖(BMI≥30)与严重肝病(包括肝硬化、肝癌、失代偿期肝病、食管静脉曲张、肝性脑病、肝衰等)和肝癌的发病率上升正相关。二图解千言。

2017-04-05 22 06 58 2017-04-05 22 07 30此外,在超重或肥胖的基础之上,如果并发2型糖尿病,其严重肝病及肝癌发病风险进一步增加。

 

Full citation: Hagstrom H, et al: High BMI in late adolescence predicts future severe liver disease 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national,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in 1.2 million men. Gut, 2017. doi: 10.1136/gutjnl-2016-313622

 

吃鱼防癌:多元不饱和脂肪酸可降低肝癌发病率

Gastroenterology 2012 Feb 16; DOI: 10.1053/j.gastro.2012.02.018

以前的日志也报道过,吃红肉可增加肝癌发病率,而白肉(主要是鸡肉和鱼肉)则可以降低肝癌发病率(JNCI 2010)。那篇日志里也提及了那个研究的不足,就是没有考虑乙肝和丙肝病毒这些明显的高危因素的影响。本日志所介绍的研究来自于日本国,则纳入了病毒性肝炎这个危险因素。这是一个前瞻性研究,纳入了9万多的个体,旨在了解吃鱼对肝癌发病的影响。因为鱼类富含多元不饱和脂肪酸(PUFA),包括alpha-亚麻酸(ALA)二十碳五烯酸(EPA)二十二碳五烯酸(DPA)二十二碳六烯酸(DHA),而这些不饱和脂肪酸可能降低多种肿瘤的发病率。

仔细看这篇论文的方法部分,作者做的很仔细。在1990和1993-1994年,作者已经进行了食物问卷调查,但后来并没有采用这些数据,1995和1998年随访时,重新进行了食物问卷调查,并采用后一次更详细的结果进行分析。使用食物频率调查表(FFQ)来了解参与者的进食习惯,表中包括了138个关于食物类型的问题,其中有19个问题关于鱼肉。作者再根据日本食物成分数据表换算出参与者的各种不饱和脂肪酸每日摄入量。为了验证调查表的可靠性,作者从调查人群中选出了男女各约100名,让他们记录每日食物摄入情况半个月一个月。发现调查表的记录与他们实际的食物摄入相关性不错,也就是说,调查表可基本反映参与者每日的食物摄入情况。

根据食物的种类进行粗分或细分,包括富含PUFA的鱼(大马哈鱼/鲑鱼/三文鱼,海鲤,鲹鱼/沙丁鱼秋刀鱼/马鲛鱼,鳝鱼——强忍着吞了数口口水)、PUFA总量、ALA、EPA、DPA和DHA的量。根据各种成分的数量,分成5个等级。结果发现富含PUFA的鱼肉、EPA、DPA和DHA均可降低肝癌发病率,且呈具有明显的量效关系,即吃得越多,风险越小,进食最多的的20%人群与进食最少的20%人群相比,风险介于0.56-0.64之间。作者对肝炎病毒携带者(HBsAg阳性和/或抗HCV抗体阳性)进行分析,发现这些成分依旧表现出对肝癌的保护作用,只是因为人数较少,部分结果没有统计学意义。但对丙肝病毒携带者,风险比则普遍下降至0.3左右,且具有统计学差异。

120309mackerel

↑ 良心价格的防癌鱼——秋刀鱼(via 昵图网

总而言之,多吃吃那些富含PUFA的鱼,没准儿可以减少肝癌发病,而不管是不是肝癌的高危人群。

 

Full citation: Sawada N et al: Consumption of n-3 Fatty Acids and Fish Reduces Risk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Gastroenterology 2012, 10.1053/j.gastro.2012.02.018.

肉类和脂肪的摄入与肝病和肝癌的发病关系

J Natl Cancer Inst 2010:1354;  DOI: 10.1093/jnci/djq301

本研究所基于的人群来自于美国退休人员协会(NIH-AARP),对所有的人员发送调查问卷,对于回收到有效的调查问卷的人,进行了一番筛选,最后纳入本研究的有近50万人。因为是退休人员,所以年龄在50岁以上,介于50-71岁之间。受调查者完成了食物摄入频率的调查问卷(使用food-frequency调查量表),接着还有部分人完成了食物烹饪方法问卷调查(包括油炸、烤和微波等方式,还有食物的加工程度,例如半熟、全熟等),使用对应的食物数据库,计算出各种食物里各种元素的含量。在接下来的近8年中,收集受调查者肝癌和慢性肝病的发病数据。根据进食的肉类、脂肪和其他营养品的情况,对参与者进行5分类,了解高1/5分位的人群(Q5)和低1/5(Q1)的摄入不同事物的人群与肝癌的发病风险和死于慢性肝病的风险(以下简称“慢性肝病”,文章里这点搞的有些模糊,那些risk of CLD可能都应该理解成CLD motality)的关系,如下的HR值都是Q5相对于Q1的值。

红肉(主要是牛肉和猪肉)和饱和脂肪的摄入与慢性肝病(HR分别是2.59和3.5)和肝癌(HR分别是1.74和1.87)的风险增加有关,而白肉(主要是鸡、火鸡和鱼肉)摄入者两种疾病的发病风险则低于平均水平(对应于慢性肝病和肝癌,HR均为0.52)。肉的加工过程、血红素铁(heme iron)、硝酸盐和亚硝酸盐的成分的摄入过呢慢性肝病的风险相关,而跟肝癌的发病无关。

有些不足,就是作者已经考虑到了饮酒、体重指数、糖尿病和性别等其他潜在的影响肝病和肝癌风险的因素,但是却没有考虑患者的病毒性肝炎的情况。而且这个食物习惯也只是参与者自己提供的,可能会不够准确。

内脏脂肪聚集是肝癌术后复发的危险因素

Gut 2009;58:839    DOI: 10.1136/gut.2008.164053

事情远比标题复杂的多,请听我慢慢解释。来自日本东京大学的一个研究。饮酒是脂肪肝重要(不是主要)的发病因素,但一部分脂肪肝病人没有饮酒,故而称为非酒精性脂肪肝(NASH)。在病毒性肝炎不流行的地区,脂肪肝是一个重要的危险因素。本研究纳入的肝癌患者,既没有感染乙肝和丙肝病毒,也没有饮酒史(每天饮酒量大于20g酒精)。这些患者接受的根治性治疗都是经皮射频(微创治疗在日本用的很广泛)。用CT来测量几个跟肥胖的参数,在脐水平上分别测量腰围、皮下脂肪面积和内脏脂肪面积。然后就是套路上生存分析了。发现只有内脏脂肪面积是这种类型患者的治疗后复发的独立危险因素(每增加10平方厘米,危险度增加0.08)。而腰围的粗细和皮下脂肪的多少与复发没有明显的关系。

点评:这个定量“腹型肥胖”的方法第一次听说,要是给我定量一下,嘿嘿。。。我想就没有那个必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