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 2016 肝癌摘要选读 #ASCO16

最近几年的常规项目,就不废话,直奔主题了。

晚期肝癌:精氨酸降解酶作为二线治疗

多中心的3期临床研究,精氨酸降解酶作为索拉菲尼的二线治疗,将精氨酸降解酶ADI-peg 20与安慰剂比较。研究一共募集了635例患者,其中多数患者索拉菲尼耐药或不能耐受,按照2:1的比例接受ADI-peg 20(18 mg/m2/week)或安慰剂治疗,研究终点方面,OS无差异(7.8 vs 7.4月,P=0.884),PFS亦无差异(2.6 vs 2.6月,P=0.075)。副作用方面,两者相似。亚组分析上出现了一些苗头,精氨酸清除大于8周的患者中位OS显著优于不超过4周的患者(12.3 vs 7.3月,P=0.0032),此外,瓜氨酸上升超过8周的患者的中位OS也显著长于不超过4周的患者(11.6 vs 3.5 月,P<0.0001)。

中期肝癌:介入基础上加用索拉菲尼不能进一步提高疗效

来自英国的多中心的3期临床研究,中期肝癌,TACE+索拉菲尼 vs TACE+安慰剂,按照1:1比例入组,计划入组412例患者,但在2015年7月的中期分析时终止了该研究。实际上,294例患者参与了本研究,这些患者来自于英国的20个中心。结果方面,在介入基础上加用索拉菲尼未能进一步提高介入的疗效:中位PFS方面,7.8 vs 7.7,P=0.85;中位OS方面,18.8 vs 19.6月。这个叫做TACE 2的研究结果与前面提到的SPACE研究结果一致。

回顾性研究:部分门脉癌栓患者积极手术依然有意义

来自日本的回顾性研究提示,对于合并门脉癌栓的部分患者,积极手术干预是有意义的。6,474名合并门脉癌栓的肝癌患者纳入了该研究,其中2,093例接受了肝切除手术, 4,381例接受了其他治疗。经过一番PSM之后,肝切除和其他治疗组分别有1,786和3,758患者纳入了分析,结果显示,肝切除组的中位OS显著较长(2.41 vs 1.38年,P< 0.001),进一步分析显示,对于癌栓累及门静脉主干的患者,手术没有额外的益处。换句话说,除了门脉主干癌栓的患者,其他患者的积极手术仍然是有意义的。

2016-06-22 更新,该研究的全文发表了出来。

晚期肝癌:nivolumab作为二线治疗

这项1-2期的CheckMate-040研究评估PD-1抑制剂nivolumab作为肝癌肝癌的二线治疗的初步疗效。研究一共募集了206例肝癌患者,其中3/4伴有肝外转移灶,7%伴有血管侵犯,64%此前接受过索拉菲尼治疗。药物的主要副作用是乏力和瘙痒,3-4级的副作用发生率14%,主要是ALT和AST升高。在可评估治疗反应的患者中,39%(68/174)的病人肿瘤负荷缩小,客观缓解率(ORR)为9%(8/91),6月生存率为69%。使用免疫组化检测肿瘤中的PD-L1表达情况,发现不管组织中是否有PD-L1的表达,都可以观察到部分患者肿瘤缓解。

晚期肝癌:索拉菲尼基础上加用阿霉素化疗不能进一步增加疗效

多中心的3期临床研究,叫做CALGB 80802 (Alliance),在募集到346例患者时进行了中期分析时,被提前终止。阿霉素的使用是60 mg/m2,每21天使用一次。疗效方面,索拉菲尼+阿霉素联用组并不比索拉菲尼单用更好,中位OS:9.3 vs 10.5月;中位PFS:3.6 vs 3.2月。联合用药组副3-4级的血液学副作用更多,37.8% vs 8.1%;非血液学副作用相似。

晚期肝癌:生长抑素类似物作为二线治疗观察到一些疗效

2期临床研究。SOM230是一个生长抑素类似物,比奥曲肽有更强的受体亲和能力。因为40-50%的肝癌表达生长抑素受体,因此值得评估SOM230的疗效。研究募集了26例患者,他们中多数曾经接受过多种治疗,68%接受过索拉菲尼治疗,药物使用方式是60 mg 肌注,每28天使用一次。初步的结果方面,疾病控制率DCR为26%,肿瘤进展时间介于1月至14月以上,在轻度缓解(minor response)和疾病稳定的患者中,可以观察到血清IGF-1的下降,下降幅度介于2.6-16倍。

早期肝癌的局部治疗:冷循环微波与射频消融疗效相似

单中心的3期研究,来自北京301医院。研究募集了403例肝癌患者,按照1:1的比例接受冷循环微波治疗(cooled-probe microwave ablation)或者射频消融治疗,局部肿瘤进展率方面,冷循环治疗有一些不显著的优势(5年局部进展率11.4% vs 19.7%,P=0.11),两组患者总体生存相似(5年,67.3% vs 72.7%,P=0.91)。5年肝内转移率和肝外转移率亦无统计学差异。

中晚期肝癌:介入治疗后使用地塞米松可提高疗效,降低副作用

日本千叶大学的单中心研究,评价介入治疗术后加用地塞米松的疗效。在介入治疗后的前3天内给药,治疗组分别予以20 mg、8 mg和8 mg的地塞米松静脉注射,对照组则给予生理盐水注射。此外,两组患者在第1天均使用了格拉司琼镇吐治疗。119例患者接受了1:1比例的随机分组。很怪异的结果是(这点很难解释),地塞米松组患者肿瘤完全缓解率更高(47.5% vs 10.2%,P < 0.001);副作用方面,在介入后5天内的发热(28.8% vs 72.9%)、恶心和呕吐(27.1% vs 47.5%)、缺氧(低氧血症?33.9% vs 47.5%)在地塞米松组均显著低于对照组。


附上一个胆囊癌的研究:

无法切除的胆囊癌:吉西他滨基础上加用奥沙利铂或顺铂疗效相似

单中心的3期研究,在晚期/无法切除的胆囊癌中比较两种化疗方案的疗效,分别是mGEMOX和GemCis。两种方案的每个周期中,d1和d8均给药,而且两次给药相同,都包括铂类和吉西他滨。研究一共募集了243例患者,按照1:1的比例进行分配患者。两组患者接受的中位化疗周期数都是4,分别有33.4%和25.8%的患者完成了化疗方案。OS方面,9 vs 8月(P=0.152),PFS方面,6 vs 4.5月(P=0.12),生存超过1年的患者的比例 29.4% vs 18.5%(P=0.442)。客观缓解率 23.5% vs 22.6%。这些结果提示,6个周期的mGEMOX化疗效果与8个周期的GemCis相似,至于选择何种治疗,都可以。

ASCO 2015肝癌摘要选读

3期研究:S-1作为索拉非尼耐药后的二线治疗(S-CUBE研究)

在日本开展的一个3期临床试验,募集了334名索拉非尼耐药的晚期肝癌患者,按照2:1的比例入组S-1(替吉奥)治疗或对照组。主要终点方面,S-1与对照组没有差别(337.5天 vs 340.0天HR=0.86,P=0.220),但S-1可以显著延长PFS(80天 vs 42天,HR=0.6,P<0.001),S-1的客观缓解率也较高,但是没有统计学差异(5.4% vs 0.9%,P=0.068)。S-1单药化疗在晚期肝癌领域看起来前景堪忧。

 

2期研究:化疗基础上联用EGFR抗体不能为胆道系统肿瘤治疗增效

一项随机对照的2期研究,共93例患者入组本项研究,这些患者均为KRAS野生型的胆道系统恶性肿瘤(BTC)患者,患者按照2:1比例随机分组,分别接受吉西他滨/顺铂+EGFR抗体(帕尼单抗Panitumumab,安进公司,联用组)或吉西他滨/顺铂化疗。毒性方面,联用组皮肤毒性更多,其他严重副反应发生率相似。半年PFS率相似(55% vs 73%),中位PFS时间相似(6.7月 vs. 8.2月,HR=0.73),中位生存时间亦相似(12.8月 vs. 21.4月,HR=0.74)。应该说联用组的趋势显得更差,这也意味着在BTC领域探索EGFR抗体希望渺茫。

 

CTLA4抗体在肝癌领域的初步探索

这项研究中联合了tremelimumab(CTLA4抗体)和介入或射频治疗。介于目前CTLA4这个靶点极其热门,我还是关注了一下这项只纳入了20例患者的探索性研究。初步结果也很值得一提,局部治疗中不能覆盖的病灶中,40%的病灶可获得部分缓解;5/7患者的血清HCV水平明显下降(丙肝的免疫耐受转变为了免疫激活?);6周后的肿瘤活检提示,所有病人的免疫细胞浸润增加。有戏的样子。

 

2期研究:索拉非尼联合介入治疗优于索拉非尼单用

一项随机对照的2期研究,108例中晚期肝癌患者如组,随机接受索拉非尼+介入(n=66)或索拉非尼单用(n=42)治疗,随访中,两组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分别为10.6月和8.7月(初步HR=0.68),平衡了两组的临床病理特征之后,HR=0.60,P=0.031。

 

2期研究:nintedanib与sorafenib在晚期肝癌的头对头的对比

将分别在白人和亚洲人种中开展的2期临床试验的数据做了聚合,然后再分析。这两项2期研究都是随机对照方式设计的。共有188名晚期肝癌患者参与这项研究,按照2:1的比例接受nintedanib或sorafenib治疗。Nintedanib是一种多靶点的血管生成抑制剂,靶点包括VEGF、PDGF和FGF的受体。随访中,两组的TTP相似(3.7月 vs 3.9月,HR=1.31),总体生存相似(11.4月 vs 11.0月,HR=0.91),3级及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方面,nintedanib较低,副作用引起的药物减量发生率亦较低,但引起的停药率稍高。整体而言,nintedanib看起来挺有戏的,但是跟索拉非尼开展更大规模的头对头3期临床研究估计在伦理上难以通过。

 

病例对照研究:激素替代治疗可能减少肝癌发病

病例组是女性肝癌患者(n=235),对照组是罹患除胃肠道肿瘤外的其他系统肿瘤患者(n=257)。曾使用口服避孕药的比例在对照组和病例组分别是75.1%和61.3%(P=0.001),OR=0.57。曾经服用雌激素在对照组和治疗组分别是49.8%和30.6%(OR=0.38,P=0.001),两者相加的比例分别是89%和75%(OR=0.47,P=0.01),并且存在量效关系,应于雌激素替代治疗<5年、5-10年和>10年的人群,肝癌发病危险性的OR值分别为0.53、0.37和0.35。

 

回顾性研究:肝外胆管细胞癌术后使用S-1可预防复发

胆道系统肿瘤预后很差,这个自不必说,部分病人可以获得手术机会,但是术后复发率非常高,甚至比肝细胞癌复发率高。但跟肝细胞癌一样,术后缺少预防复发的有效手段。这项来自于日本的回顾性研究共纳入了154例接受根治性手术的患者,将治疗组和对照组进行PSM后比较,结果显示术S-1(替吉奥)口服可以有效降低术后复发率,S-1组术后3年和5年的无复发生存率分别是59.5%和47.6%,对照组分别是29.6%和22.2%;3年和5年总体生存率方面,S-1组分别为74.8%和52.5%,对照组分别为42.3%和25.0%。

 

前瞻性研究:肝门阻断超过50 min亦可接受

来自国内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研究.在肝切除过程中,连续肝门阻断超过50 min且没有间断,这点比较夸张。但这项研究显示,连续阻断50 min的安全性与间断肝门阻断相似,而且因为不需要间断开放肝门,连续阻断反而减少了术中出血,减少了输血的几率。

 

前瞻性研究:肝内多发肿瘤患者手术残留率较高

同样是来自于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研究,151例接受肝癌根治手术且肝内肿瘤多发的患者,在术后一月接受DSA检查。研究显示,术后一月DSA检查中,高达38.4%的患者可发现病灶残留。这个数据很夸张,但可能是真相。

 

前瞻性研究:解剖性肝切除优于局部切除

来自日本的研究,但不算是随机对照研究,研究纳入了209例接受手术的肝癌患者,156例最终接受解剖性肝切除,53例未能接受解剖型切除。随访并进行了PSM配对分析,解剖性肝切除很大程度上降低复发(OR=0.09)比降低疾病相关的死亡率(HR=0.38)。这提示,完整切除肿瘤相连的Glisson系统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肿瘤的肝内复发。

 

回顾性分析:社会经济学因素与ICC的预后

这是对SEER数据库的回顾性分析,对于不能切除的肝内胆管细胞癌(ICC)患者而言(n=5,409),年龄<70岁、白种人、阿拉斯加人、城镇居民、高学历、高收入患者总体生存时间相对较长,预后较好。

 

ICC的LCSGJ分期

LCSGJ在挑战TNM分期系统方面战斗力顽强,这项研究中,他们再次对ICC的TNM分期系统提出质疑,他们的分析显示,肿瘤大于2 cm、主肝管侵犯都是重要的预后信息,应该纳入临床分期中。而新版TNM分期系统将“periductal invasion(管道周围侵犯)”纳入分期系统,简直莫名其妙。

 

回顾性研究:乙肝和丙肝相关肝癌的对比

这是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开展的一项回顾性研究,纳入了815例肝癌患者,其中丙肝相关肝癌472例,乙肝相关肝癌343例。分析结果跟临床印象比较符合,那就是:乙肝相关肝癌发病较早,肿瘤分化较差,门脉累及更多,肿瘤更大,受累肝脏更多,AFP更高,CLIP分期更晚;丙肝相关肝癌患者合并肝硬化比例更高,饮酒和吸烟史更多,合并糖尿病的比例更高。但是,两类患者的一年生存率和中位生存时间相似。

ASCO 2013肝细胞癌摘要阅读

终于有时间读一些东西。整体而言,ASCO年会对肝细胞癌的关注还是不多;让人无语的是,尽管中国人发病最多,但在ASCO 2013的肝癌摘要上却很少能见到中国人的身影。本文介绍发表的与肝癌相关的摘要(不包括仅电子出版的摘要),筛选出了其中肝细胞癌相关的研究,做简单介绍。因为晚期肝癌已经有了索拉非尼这个标准治疗方式,新发展的局部或全身治疗要么是跟索拉非尼联用的一线治疗,要么就是作为索拉非尼的二线治疗。

 

一线治疗:使用阿霉素洗脱微球的TACE(DEB-TACE)+索拉非尼的2期临床试验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4)

DEB-TACE治疗前一周开始使用索拉非尼,在随后的6个月中接受4次的DEB-TACE治疗。有50名患者完整参与了这个项目。疾病控制率达到98%,出现无法治疗的肿瘤进展(TTUP)的中位时间为11.9月,其中BCLC A/B期患者为22.9月,C期患者为6.2月(P=0.01)。中位生存时间为24.5月(95%CI, 14.3-35),其中A/B期患者为33.7月,C期患者为17.1月(P=0.001)。尽管这是一个无对照的2期临床试验,但结果很让人振奋。研究者来自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一线治疗:索拉非尼 vs 索拉非尼+吉西他滨+奥沙利铂联用(GEMOX)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028)

随机对照,2期,来自法国的研究。共纳入94名不能切除的肝癌患者,肝功能Child A级。其中门脉癌栓29%,肝外转移69%。索拉非尼单用和GEMOX联用组:4月内无进展生存率分别为54%和61%,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分别为4.6月和6.2月,中位生存时间分别为13.0月(10.4-22.2) 和13.5月(7.5-19.1)。作者对GEMOX联用的安全性和疗效表示满意,并表示要进一步探索。但我眼拙,疗效方面还看不到满意的地方。

一线治疗:索拉非尼+卡培他滨+奥沙利铂(SECOX)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17)

单臂、多中心的2期,香港和新加坡的联合研究。

51名晚期肝癌患者参与该研究,90%的患者为BCLC C期,80%有肝外转移。肿瘤反应率为16%(均为部分缓解),62%的患者肿瘤稳定超过8周,中位肿瘤进展时间为5.29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26月,中位生存率为11.73月。作者对总体结果表示满意,期待SECOX方案与索拉非尼单用的随机对照试验。

一线/二线治疗:TGF-β抑制剂(LY2157299)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18)

适合索拉非尼治疗或者在索拉非尼治疗时进展的患者纳入本研究,入组的都是AFP升高的患者,以便于使用AFP监测抗肿瘤疗效。患者随机接受160mg/天的低剂量或者360mg/天的高剂量治疗。106名患者纳入了本研究,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比例分别为78%和83%。中位肿瘤进展时间(TTP)为12周,其中低、高剂量组分别为12.6周、10.9周;其中未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患者,中位TTP是18.3周。按照肝癌发病的危险因素分层,未饮酒者的TTP显著长于饮酒者(12.1周 vs 6.1周)。20%的患者AFP的下降幅度超过25%。根据这些结果,作者拟选取高剂量的LY2157299进行下一步研究。

二线治疗:PF-03446962 (ALK-1单抗)的1期临床研究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1)

ALK-1是TGF-β的特异性受体,PF-03446962是ALK-1的单克隆抗体。索拉非尼治疗进展或无法耐受的24名患者参与了本项研究。药物的安全性尚可,3-4级的副作用包括血小板减少(12.5%)、脂肪酶升高、AST升高和腹痛(后三者的发病率均为4.2%)。抗ALK-1特异性的副反应毛细血管扩张症的发生率是8.3%。本组患者未观察到肿瘤部分或完全缓解,治疗12周后的肿瘤控制率为29.2%,中位TTP是3.0月。对于其中7名患者,药物治疗与患者肿瘤稳定超过12周相关(?)。作为索拉非尼的二线治疗,这样的数据尚可以接受,故而作者认为这个药物值得进一步研究。

标志物:VEGF及VEGFR的基因多态性与索拉非尼治疗毒性及疗效的相关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3)

作者检测了73名肝癌患者的组织标本中的VEGF-A、VEGF-C及VEGFR-1,-2,-3分子的单核苷酸多态性(SNP)。发现VEGF-A rs833061 T>C,rs699947 C>A和rs2010963 C>G多态性与各级不良反应及皮肤毒性反应显著相关。而具有各级不良反应和皮肤毒性反应的患者无进展生存期和总体生存期更佳(P值均小于0.05)。因此,对这些位点的基因检测可能有助于预测抗血管生成治疗的副作用及疗效。

观察性研究:乙肝相关肝癌和丙肝相关肝癌的VEGF通路相关分子的表达对比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15)

研究纳入了131病人,其中乙肝相关肝癌和丙肝相关肝癌分别为72%和28%。两组患者p-ERK和Raf激酶抑制蛋白表达率无差别。丙肝相关肝癌的VEGF表达率更高(95% vs 72%,P=0.005),H评分也更高(289.5 vs 248.8,P<0.001)。

一线治疗:Pexa-Vec(JX-594)与索拉非尼的序贯治疗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2^)

Pexa-Vex是一种溶瘤免疫疗法,前面有日志曾经介绍过。这是来自于同一研究者的报道,就不做详细介绍了。这个研究的结论是Pexa-Vec瘤内治疗后,再接受索拉非尼序贯治疗,毒副反应可以耐受,且在影像学上可以观察到一些治疗反应。

流行病学:糖尿病是罹患肝癌的独立危险因素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029)

近20年来英国的肝癌发病率上升了40%,而2型糖尿病被怀疑是一个危险因素。这是一个病例-对照研究,纳入了724名肝癌患者与340名无肝癌的慢性肝病患者(对照组)。肝癌组和对照组糖尿病的比例分别为39%和10.3%,年龄、性别、糖尿病、血色素病、肝硬化、酗酒和Child分级都是肝癌发病的危险因素,其中糖尿病的优势比是5.74(3.9-8.3,P<0.001),多因素分析发现,胰岛素治疗糖尿病也是一个危险因素。对于肝癌患者而言,是否并发糖尿病与生存时间不相关;但对于并发糖尿病的肝癌患者而言,二甲双胍治疗者的生存期更长(31月 vs 24月,P=0.016,HR=0.74)。

流行病学:性别对肝癌患者生存的关系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8)

这是来对SEER数据库的分析结果,包括了38,250名肝癌患者,其中76%为男性,男性和女性肝癌诊断时的中位年龄分别为61岁和68岁。总体生存率方面:55岁以下的人群,女性相对于男性的相对危险度为0.83(95%CI 0.78-0.89);55岁及以上,相对危险度为0.95(95%CI 0.92-0.98);65岁及以上,相对危险度为0.98 (95%CI 0.94-1.01)。看起来,性别对于肝癌总体生存的保护作用只存在于围绝经期或绝经前期的女性。这也好理解,55岁之前才有足量的雌激素保护她们。

一线治疗:索拉非尼上市后的临床监测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4126)

尽管索拉非尼被FDA批准用于晚期肝癌患者,而不管患者的肝功能分级,但索拉非尼的两个3期临床试验都是基于Child A级的患者,将它用于肝功能较差的Child B级患者,临床医生总会有所顾虑。这个叫做GIDEON的前瞻性临床研究,收集了全球超过3,000名的索拉非尼治疗患者的数据。整体而言,副作用和药物引起的副作用在不同Child分级患者中相似。其中,Child B级的患者接受的平均治疗剂量稍大,而Child A级患者接受治疗的疗程更长。Child A级和B级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分别为4.7月(95%CI:4.3-5.2)和4.4月(95%CI:3.5-5.5)。对于Child B级的患者,评分越高,预后越差:7分、8分和9分的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分别是:6.2月(95%CI:4.9-8.7)、4.8月(95%CI:4.1-6.9)和3.7月(95%CI:3.0-5.1)。

 

===下面的几个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还没有结果可报道===

二线治疗:Regorafenib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TPS4163)

Regorafenib是一个VEGFR2-TIE2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算是一种抗血管生成药物。这是一个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3期临床试验,目标患者是索拉非尼治疗过程中肿瘤进展的患者,打算募集530名患者。拟将患者按照2:1的比例进行随机分组。

二线治疗:Pexa-Vec的溶瘤免疫治疗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TPS4161^)

研究名称叫做TRAVERSE,旨在评估Pexa-Vec作为索拉非尼的二线治疗,是一个随机、最佳支持作为对照的2b期临床试验。患者按照2:1的比例随机接受Pexa-Vec治疗或最佳支持治疗。

一线治疗:Nintedanib对索拉非尼的头对头临床试验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TPS4160)

Nintedanib是一个口服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靶点包括VEGF、PDGF和FGF信号通路。在这个2期临床研究中,患者按照2:1的比例随机接受nintedanib或索拉非尼治疗,预期2013年年底可以获得研究结果。

二线治疗:Tivantinib的3期临床试验

J Clin Oncol 31, 2013 (suppl; abstr TPS4159)

Tivantinib是HGF的受体MET的抑制剂。这是一个3期临床试验,目标患者是在前期的全身治疗(包括索拉非尼)过程中进展或无法耐受的者,且肿瘤组织免疫组化染色证实MET高表达者。计划募集303名患者,按照2:1的比例随机接受tivantinib或安慰剂治疗。预期2015年中期可以完成研究。

[会议]肝脏肿瘤诊断治疗的新技术与新概念研讨班

via 中山医院官方网站      

为交流肝脏肿瘤诊断与治疗的临床最新进展与发展趋势,受卫生部委托,定于2010年10月18~24日在上海举办《肝脏肿瘤诊断治疗的新技术与新概念研讨班》(项目编号J23-03-01)。届时既有著名肝癌外科专家汤钊猷院士、著名肝癌内科专家杨秉辉教授等15位来自复旦大学中山医院影像、内科、外科等学科的著名专家,与您共同交流肝肿瘤诊疗的经验与最新发展,并观摩肝肿瘤外科手术和局部治疗等新技术。该研讨班为卫生部首批批准的国家级医学继续教育项目,参加者可获国家级Ⅰ类学分12学分及证书。欢迎全国各地主治医师以上的外科、消化科及肿瘤科医师参加。

有关事项如下:

  1. 报名截止日期:2010年10月8日
  2. 学费600元 (包括书籍资料费),食、宿与交通费自理。住宿、餐饮可统一安排。
  3. 请自带1寸照片1张,考核合格者获国家级I类学分证书。
  4. 报到日期:2010年10月18日
  5. 报到地点:上海市枫林路180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5号楼一层大堂
  6. 联系人:
    蒋 霞,复旦大学中山医院教育处(5号楼5楼),邮编200032,电话021-64041990-2218,传真021-64038427;
    张 予,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1号楼12楼1203室),邮编200032,电话021-64041990-2436;e-mail: zhyu885@sohu.com.。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
2010年8月12日

附:主要授课人员与与内容

题目/授课人姓名/授课人单位
肝癌研究的进展与展望/汤钊猷 院士/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肝胆肿瘤的超声诊断技术与进展/王文平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
肝胆肿瘤的影像学诊断技术与进展/曾蒙苏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
肝脏占位性病变的鉴别诊断/叶青海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肝癌临床治疗的选择原则与进展/杨秉辉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肝癌外科治疗进展/樊嘉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肝癌肝移植术后转移复发的防治/周俭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外科切除技术与术后并发症/孙惠川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肝癌的局部治疗与分子靶向治疗/叶胜龙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肝癌术后综合治疗/任正刚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肝癌的介入治疗/颜志平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
原发性肝癌放射治疗的再定位/曾昭冲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
免疫调节与肝癌转移复发防治/邱双健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影响肝癌预后的因素/张博恒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肝癌转移复发临床与基础几个问题/钦伦秀 教授/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研所

长春会议简记

这个会议当然不叫做”长春会议”,题目很长,叫做:第四届海峡两岸一般外科学术研讨会暨中国临床普外科前沿与争论高峰论坛。会议是由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承办,承办方吉林大学和第一医院都很给力,主要证据就是来了不少领导。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作为主办单位之一,也很给力,在会场我见到了不少熟悉的教授,还有以前在母校同济多次听说但无缘一见的,包括夏穗生老教授和殷大奎前副部长。会议到处有着向裘老致敬的影子,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邹声泉教授是大会的执行主席之一,05年我推免研究生的时候,请他写的推荐信。我还记得那时候惴惴不安去病房护士站旁的办公室找他,但他欣然同意的那份喜悦。

这是我第二次来东北,去年这个时间去过一次沈阳,东北的自来水还是一样的凉。这次来长春最直观的印象就是一汽对这个城市的重要性,地上跑的车子多是一汽的不说,厂子老厂也在市区占了不少地,带动了厂子周围的商业。市内交通不是很好,下班时间堵车厉害,在我看来赶紧整几个高架是正经事。堵车时,看到了有人在车子外盘旋,拿着一大把车充之类的汽车小配件兜售,这在别的地方还没见过。一路上倒没有感受到”长春是一个坐落在吉林大学内的城市”,也没怎么见到吉林大学的牌子。感受到了东北的活雷锋实质,出去买几个塑料马甲袋,找了近10家店,大多数都给热情的帮忙,这点别的城市我也很少见到。至于二人转之类的高雅艺术,晚宴的时候又一个,还成,不过兴趣不大,一如我不太习惯周立波的海派清口。

去了几处景区,一个是伪满皇宫,还成,末代皇帝条件差了些,也算是日子过得殷实。天公不做美,下雨了,就在南湖公园看了看,很感慨这么大的市政公园,附近的长春人真有福气。当然成为这个公园附近的市民不容易,附近房子可不便宜。明天再看,要是小雨一下的降水,就去净月坛森林公园去看看,这个人工的森林公园据说是这个地球上居于市中心的最大的公园。

流水账结束。

Posted with WordPress for BlackBerry.

深圳世界癌症大会简记

这是第一次去深圳,依照先过去的师兄的简介,深圳就像是上海浦东。绿化较好,高楼没那么的密。
这次过去的是参加国际抗癌联盟(UICC)2010年会议,命名为世界癌症大会(World Cancer Congress)这个会议是以往是4年举办一次,从08年开始两年办一次,轮流在多个城市举办,这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选择了深圳。本届大会的主题是:预防可预防的,治疗可治的,系统成就这些改变(Prevent the preventable, Treat the treatable; System makes the change)(可能不确切)据中方主席郝希山院士介绍,这次参会代表3000余人,包括1/3以上的外国代表。天津肿瘤医院来了100多职工承担会务工作,异地也不熟悉,辛苦他们了。今天上午的第一个全体会议,汤钊猷院士做第一个大会发言,回顾肿瘤的临床治疗研究进展。因为我在深圳逗留时间较短,没有仔细关心大会日程,大体的印象是,按各个系统的肿瘤类型分各个专场。另外,预防和流行病学占据重要地位,一级预防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了,但不是我的研究领域,只能关注一些流行病学的数据。
第一个全体会议还没结束时离开深圳,这个我敬仰已久的雌都。
本文在Wordpress for Android上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