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吉奥作为晚期肝癌的二线治疗:失败

ASCO 2016年会上,这项研究的结果曾被公布过,现在完整的结果在 Lancet Gastroentrol Hepatol 杂志上发表了出来。

这是一项在日本开展的一个3期临床试验,募集了334名索拉非尼耐药的晚期肝癌患者,按照2:1的比例入组S-1(替吉奥,日本大鹏制药)治疗组或安慰剂对照组。中位随访了30多个月之后,中位生存期方面,S-1与对照组没有差别(11.1月 vs 11.2月,HR=0.86,P=0.220),但S-1可以显著延长PFS(80天 vs 42天,HR=0.6,P<0.001),S-1的客观缓解率也较高,但是没有统计学差异(5.4% vs 0.9%,P=0.068)。

s1 vs placebo

此外,S-1引发的严重并发症显著高于对照组(41% vs 22%)。S-1的主要副作用是皮肤色素过度沉着、食欲下降、乏力、腹泻和血清胆红素升高。

杂志同期配发了评论 The role (if any) of chemotherapy i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这个“if any”用得太好了。btw,这个年轻的杂志的 Twitter 账户的维护者非常用心,除了介绍自己的杂志上发表的新研究,还会介绍兄弟刊物上与消化系统相关的研究。这篇日志的配图就是从他们的 Twitter 账户上扒下来的。

 via http://thelancet.com/journals/langas/article/PIIS2468-1253(17)30072-9/fulltext

瑞戈非尼作为晚期肝癌二线治疗的研究结果公布(RESORCE研究)

Lancet Dec 5, 2016; DOI: 10.1016/S0140-6736(16)32453-9

索拉菲尼成为晚期肝癌药物治疗的唯一标准已经快10年了,因为它对晚期肝癌患者的生存期延长不足3个月,而且只有极少比例的患者获得客观缓解(临床试验中仅有2%),所以临床医生对它的认可度并不高。但不得不承认,索拉菲尼是唯一一个被高级别证据证实有效的晚期肝癌药物。此外,索拉菲尼还克死了企图与它争夺一线治疗地位的竞争者、提高它疗效的联合用药以及作为它耐药后治疗的后续治疗。现在终于有药物冲破了这个重围,这个药物同样来自于拜耳公司,叫做瑞戈非尼(regorafenib)。一些结果前文已经提及,现在完整的研究结果发表在 Lancet 杂志上。将论文通读一遍之后,重新总结如下。

有21个国家的152个中心参与了这项研究,包括中国大陆的多家单位。入组的患者是不适合手术、索拉菲尼耐药的患者,也就是说,这些患者都接受过索拉菲尼治疗,但出现了肿瘤进展。研究一共募集了843名患者,按照2:1的比例接受瑞戈非尼 160 mg/d 每天一次口服或者接受安慰剂治疗。用药方案是用药3周,停药1周。

主要研究终点方面,瑞戈非尼显著改善患者总体生存,瑞戈非尼组和对照组的中位生存期分别是10.6月和7.8月(HR=0.63,P<0.0001)。瑞戈非尼对中位生存期的延长与索拉菲尼相似,同样是2.8个月(SHARP研究,10.7月 vs 7.9月),但HR看起来更优。

2016-12-10 16 21 25

次要终点方面,无进展生存期(3.1月 vs 1.5月)、肿瘤进展时间(3.2月 vs 1.5月)、客观缓解率(11% vs 4%)、疾病控制率(65% vs 36%)瑞戈非尼均有显著优势。在几乎所有预设的亚组中,瑞戈非尼都显示出了治疗效果。素拉菲尼被临床医生最为诟病的一点是,索拉菲尼的客观缓解率几乎忽略不计(SHARP 研究中仅有2%),因此几乎不会有患者在接受索拉菲尼治疗后获得转化,获得根治性治疗的机会。但这项研究中,瑞戈非尼组有2名患者获得了完全缓解,客观缓解率为11%,以后应该有望出现降期切除的患者。

瑞戈非尼的治疗耐受性似乎不错,近一半的患者接受了全量的治疗而没有减量。治疗相关的3-4级副反应包括高血压(瑞戈非尼 vs 对照组:15% vs 5%),手足皮肤反应(13% vs 1%),乏力(9% vs 5%)和腹泻(3% vs 0%)。

 

Full citation: Bruix J, et al: Regorafenib for patients with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who progressed on sorafenib treatment (RESORCE):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3 trial. Lancet, 2016 doi: S0140-6736(16)32453-9

PD-1抑制剂治疗肝癌,目前已知的信息

今年的 ASCO 会议上,Nivolumab(BMS 公司,商品名 Opdivo)治疗晚期肝癌的 I/II 期临床研究(即 CheckMate-040 研究)的初步结果被公布。这项研究包括两个部分,分别是剂量爬坡研究和队列扩展研究。目前我们已经获知了这样一些信息:

疗效方面:

  • 在剂量爬坡研究中,疾病控制率65%左右,相比较索拉菲尼大约是40%;8/46(17%)的患者肿瘤体积下降超过30%;17/46(37%)的患者肿瘤体积有下降。7/46(15%)患者获得了疾病缓解,其中5位在3个月以内就可以观察到了疗效。
  • 在扩展研究中,45/204(22%)的患者肿瘤负荷下降超过30%;35/214(16%)的患者可以达到客观缓解,在治疗有反应的患者中,其中大部分(29/35(82%))在3个月内可以观察到疗效。换言之,如果在治疗3个月之后,肿瘤仍然进展,可以考虑停药,放弃抗 PD-1 治疗了

两项研究均发现肿瘤组织PD-L1的表达与治疗反应无相关性。

乙肝相关肝癌患者中,极少部分患者出现血清 HBsAg 水平下降。抗丙肝病毒效果似乎更确切,在丙肝相关肝癌患者中,可以观察到少部分患者HCV RNA水平下降。

在扩展研究中,110/214(51.4%)的患者治疗中断,最主要的原因是疾病进展。这个数值比索拉菲尼要低,在SHARP研究中,索拉菲尼的治疗中断比例为76%。

跟PD-1治疗其他肿瘤的副作用相似,在肝癌治疗中,还出现了转氨酶、脂肪酶和淀粉酶上升。

因为目前公布的结果还比较初步,所以只能作为参考。

 

update 2017-01-24,在 Gastrointestinal Cancers Symposium (GICS) 2017 年会上,没有公布进一步的结果。

update 2017-04-26,完整的研究结果发表在 Lancet 杂志上了,结果跟本文描述的基本一致。El-Khoueiry AB, et al: Nivoluma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CheckMate 040): an open-label, non-comparative, phase 1/2 dose escalation and expansion trial. Lancet, 2017

ASCO 2016 肝癌摘要选读 #ASCO16

最近几年的常规项目,就不废话,直奔主题了。

晚期肝癌:精氨酸降解酶作为二线治疗

多中心的3期临床研究,精氨酸降解酶作为索拉菲尼的二线治疗,将精氨酸降解酶ADI-peg 20与安慰剂比较。研究一共募集了635例患者,其中多数患者索拉菲尼耐药或不能耐受,按照2:1的比例接受ADI-peg 20(18 mg/m2/week)或安慰剂治疗,研究终点方面,OS无差异(7.8 vs 7.4月,P=0.884),PFS亦无差异(2.6 vs 2.6月,P=0.075)。副作用方面,两者相似。亚组分析上出现了一些苗头,精氨酸清除大于8周的患者中位OS显著优于不超过4周的患者(12.3 vs 7.3月,P=0.0032),此外,瓜氨酸上升超过8周的患者的中位OS也显著长于不超过4周的患者(11.6 vs 3.5 月,P<0.0001)。

中期肝癌:介入基础上加用索拉菲尼不能进一步提高疗效

来自英国的多中心的3期临床研究,中期肝癌,TACE+索拉菲尼 vs TACE+安慰剂,按照1:1比例入组,计划入组412例患者,但在2015年7月的中期分析时终止了该研究。实际上,294例患者参与了本研究,这些患者来自于英国的20个中心。结果方面,在介入基础上加用索拉菲尼未能进一步提高介入的疗效:中位PFS方面,7.8 vs 7.7,P=0.85;中位OS方面,18.8 vs 19.6月。这个叫做TACE 2的研究结果与前面提到的SPACE研究结果一致。

回顾性研究:部分门脉癌栓患者积极手术依然有意义

来自日本的回顾性研究提示,对于合并门脉癌栓的部分患者,积极手术干预是有意义的。6,474名合并门脉癌栓的肝癌患者纳入了该研究,其中2,093例接受了肝切除手术, 4,381例接受了其他治疗。经过一番PSM之后,肝切除和其他治疗组分别有1,786和3,758患者纳入了分析,结果显示,肝切除组的中位OS显著较长(2.41 vs 1.38年,P< 0.001),进一步分析显示,对于癌栓累及门静脉主干的患者,手术没有额外的益处。换句话说,除了门脉主干癌栓的患者,其他患者的积极手术仍然是有意义的。

2016-06-22 更新,该研究的全文发表了出来。

晚期肝癌:nivolumab作为二线治疗

这项1-2期的CheckMate-040研究评估PD-1抑制剂nivolumab作为肝癌肝癌的二线治疗的初步疗效。研究一共募集了206例肝癌患者,其中3/4伴有肝外转移灶,7%伴有血管侵犯,64%此前接受过索拉菲尼治疗。药物的主要副作用是乏力和瘙痒,3-4级的副作用发生率14%,主要是ALT和AST升高。在可评估治疗反应的患者中,39%(68/174)的病人肿瘤负荷缩小,客观缓解率(ORR)为9%(8/91),6月生存率为69%。使用免疫组化检测肿瘤中的PD-L1表达情况,发现不管组织中是否有PD-L1的表达,都可以观察到部分患者肿瘤缓解。

晚期肝癌:索拉菲尼基础上加用阿霉素化疗不能进一步增加疗效

多中心的3期临床研究,叫做CALGB 80802 (Alliance),在募集到346例患者时进行了中期分析时,被提前终止。阿霉素的使用是60 mg/m2,每21天使用一次。疗效方面,索拉菲尼+阿霉素联用组并不比索拉菲尼单用更好,中位OS:9.3 vs 10.5月;中位PFS:3.6 vs 3.2月。联合用药组副3-4级的血液学副作用更多,37.8% vs 8.1%;非血液学副作用相似。

晚期肝癌:生长抑素类似物作为二线治疗观察到一些疗效

2期临床研究。SOM230是一个生长抑素类似物,比奥曲肽有更强的受体亲和能力。因为40-50%的肝癌表达生长抑素受体,因此值得评估SOM230的疗效。研究募集了26例患者,他们中多数曾经接受过多种治疗,68%接受过索拉菲尼治疗,药物使用方式是60 mg 肌注,每28天使用一次。初步的结果方面,疾病控制率DCR为26%,肿瘤进展时间介于1月至14月以上,在轻度缓解(minor response)和疾病稳定的患者中,可以观察到血清IGF-1的下降,下降幅度介于2.6-16倍。

早期肝癌的局部治疗:冷循环微波与射频消融疗效相似

单中心的3期研究,来自北京301医院。研究募集了403例肝癌患者,按照1:1的比例接受冷循环微波治疗(cooled-probe microwave ablation)或者射频消融治疗,局部肿瘤进展率方面,冷循环治疗有一些不显著的优势(5年局部进展率11.4% vs 19.7%,P=0.11),两组患者总体生存相似(5年,67.3% vs 72.7%,P=0.91)。5年肝内转移率和肝外转移率亦无统计学差异。

中晚期肝癌:介入治疗后使用地塞米松可提高疗效,降低副作用

日本千叶大学的单中心研究,评价介入治疗术后加用地塞米松的疗效。在介入治疗后的前3天内给药,治疗组分别予以20 mg、8 mg和8 mg的地塞米松静脉注射,对照组则给予生理盐水注射。此外,两组患者在第1天均使用了格拉司琼镇吐治疗。119例患者接受了1:1比例的随机分组。很怪异的结果是(这点很难解释),地塞米松组患者肿瘤完全缓解率更高(47.5% vs 10.2%,P < 0.001);副作用方面,在介入后5天内的发热(28.8% vs 72.9%)、恶心和呕吐(27.1% vs 47.5%)、缺氧(低氧血症?33.9% vs 47.5%)在地塞米松组均显著低于对照组。


附上一个胆囊癌的研究:

无法切除的胆囊癌:吉西他滨基础上加用奥沙利铂或顺铂疗效相似

单中心的3期研究,在晚期/无法切除的胆囊癌中比较两种化疗方案的疗效,分别是mGEMOX和GemCis。两种方案的每个周期中,d1和d8均给药,而且两次给药相同,都包括铂类和吉西他滨。研究一共募集了243例患者,按照1:1的比例进行分配患者。两组患者接受的中位化疗周期数都是4,分别有33.4%和25.8%的患者完成了化疗方案。OS方面,9 vs 8月(P=0.152),PFS方面,6 vs 4.5月(P=0.12),生存超过1年的患者的比例 29.4% vs 18.5%(P=0.442)。客观缓解率 23.5% vs 22.6%。这些结果提示,6个周期的mGEMOX化疗效果与8个周期的GemCis相似,至于选择何种治疗,都可以。

肝癌免疫治疗:靶向PD-1的惊人疗效

在免疫治疗领域,PD-1/PD-L1和CTLA-4两个靶点可谓红得发紫。前一篇ASCO 2015摘要回顾中已经提及了靶向CTLA-4的初步结果,在另一篇口头报道中,报道了nivolumab(BMS公司,靶点为PD-1)的初步临床试验结果。这是一个1/2期临床试验,共有47名晚期肝癌患者入组了这项研究。这些患者多接受过其他抗肿瘤治疗,75%的患者接受过全身治疗,其中多数为索拉非尼治疗。

以索拉非尼的数据作为历史对照,在可评估客观缓解率的42个病例中,19%的患者获得了部分缓解,其中2例完全缓解。而索拉非尼的客观缓解率只有2%。48%的患者疾病稳定,其中最长者持续了17个月。一年生存率达到了62%,而索拉非尼的一年生存率只有30%。

此外,作者没有报道血清乙肝/丙肝病毒的缓解情况。

南加州大学的Anthony B. El-Khoueiry报道了上述结果。挺吓人的结果。

via MedScape

ASCO 2015肝癌摘要选读

3期研究:S-1作为索拉非尼耐药后的二线治疗(S-CUBE研究)

在日本开展的一个3期临床试验,募集了334名索拉非尼耐药的晚期肝癌患者,按照2:1的比例入组S-1(替吉奥)治疗或对照组。主要终点方面,S-1与对照组没有差别(337.5天 vs 340.0天HR=0.86,P=0.220),但S-1可以显著延长PFS(80天 vs 42天,HR=0.6,P<0.001),S-1的客观缓解率也较高,但是没有统计学差异(5.4% vs 0.9%,P=0.068)。S-1单药化疗在晚期肝癌领域看起来前景堪忧。

 

2期研究:化疗基础上联用EGFR抗体不能为胆道系统肿瘤治疗增效

一项随机对照的2期研究,共93例患者入组本项研究,这些患者均为KRAS野生型的胆道系统恶性肿瘤(BTC)患者,患者按照2:1比例随机分组,分别接受吉西他滨/顺铂+EGFR抗体(帕尼单抗Panitumumab,安进公司,联用组)或吉西他滨/顺铂化疗。毒性方面,联用组皮肤毒性更多,其他严重副反应发生率相似。半年PFS率相似(55% vs 73%),中位PFS时间相似(6.7月 vs. 8.2月,HR=0.73),中位生存时间亦相似(12.8月 vs. 21.4月,HR=0.74)。应该说联用组的趋势显得更差,这也意味着在BTC领域探索EGFR抗体希望渺茫。

 

CTLA4抗体在肝癌领域的初步探索

这项研究中联合了tremelimumab(CTLA4抗体)和介入或射频治疗。介于目前CTLA4这个靶点极其热门,我还是关注了一下这项只纳入了20例患者的探索性研究。初步结果也很值得一提,局部治疗中不能覆盖的病灶中,40%的病灶可获得部分缓解;5/7患者的血清HCV水平明显下降(丙肝的免疫耐受转变为了免疫激活?);6周后的肿瘤活检提示,所有病人的免疫细胞浸润增加。有戏的样子。

 

2期研究:索拉非尼联合介入治疗优于索拉非尼单用

一项随机对照的2期研究,108例中晚期肝癌患者如组,随机接受索拉非尼+介入(n=66)或索拉非尼单用(n=42)治疗,随访中,两组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分别为10.6月和8.7月(初步HR=0.68),平衡了两组的临床病理特征之后,HR=0.60,P=0.031。

 

2期研究:nintedanib与sorafenib在晚期肝癌的头对头的对比

将分别在白人和亚洲人种中开展的2期临床试验的数据做了聚合,然后再分析。这两项2期研究都是随机对照方式设计的。共有188名晚期肝癌患者参与这项研究,按照2:1的比例接受nintedanib或sorafenib治疗。Nintedanib是一种多靶点的血管生成抑制剂,靶点包括VEGF、PDGF和FGF的受体。随访中,两组的TTP相似(3.7月 vs 3.9月,HR=1.31),总体生存相似(11.4月 vs 11.0月,HR=0.91),3级及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方面,nintedanib较低,副作用引起的药物减量发生率亦较低,但引起的停药率稍高。整体而言,nintedanib看起来挺有戏的,但是跟索拉非尼开展更大规模的头对头3期临床研究估计在伦理上难以通过。

 

病例对照研究:激素替代治疗可能减少肝癌发病

病例组是女性肝癌患者(n=235),对照组是罹患除胃肠道肿瘤外的其他系统肿瘤患者(n=257)。曾使用口服避孕药的比例在对照组和病例组分别是75.1%和61.3%(P=0.001),OR=0.57。曾经服用雌激素在对照组和治疗组分别是49.8%和30.6%(OR=0.38,P=0.001),两者相加的比例分别是89%和75%(OR=0.47,P=0.01),并且存在量效关系,应于雌激素替代治疗<5年、5-10年和>10年的人群,肝癌发病危险性的OR值分别为0.53、0.37和0.35。

 

回顾性研究:肝外胆管细胞癌术后使用S-1可预防复发

胆道系统肿瘤预后很差,这个自不必说,部分病人可以获得手术机会,但是术后复发率非常高,甚至比肝细胞癌复发率高。但跟肝细胞癌一样,术后缺少预防复发的有效手段。这项来自于日本的回顾性研究共纳入了154例接受根治性手术的患者,将治疗组和对照组进行PSM后比较,结果显示术S-1(替吉奥)口服可以有效降低术后复发率,S-1组术后3年和5年的无复发生存率分别是59.5%和47.6%,对照组分别是29.6%和22.2%;3年和5年总体生存率方面,S-1组分别为74.8%和52.5%,对照组分别为42.3%和25.0%。

 

前瞻性研究:肝门阻断超过50 min亦可接受

来自国内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研究.在肝切除过程中,连续肝门阻断超过50 min且没有间断,这点比较夸张。但这项研究显示,连续阻断50 min的安全性与间断肝门阻断相似,而且因为不需要间断开放肝门,连续阻断反而减少了术中出血,减少了输血的几率。

 

前瞻性研究:肝内多发肿瘤患者手术残留率较高

同样是来自于东方肝胆外科医院的研究,151例接受肝癌根治手术且肝内肿瘤多发的患者,在术后一月接受DSA检查。研究显示,术后一月DSA检查中,高达38.4%的患者可发现病灶残留。这个数据很夸张,但可能是真相。

 

前瞻性研究:解剖性肝切除优于局部切除

来自日本的研究,但不算是随机对照研究,研究纳入了209例接受手术的肝癌患者,156例最终接受解剖性肝切除,53例未能接受解剖型切除。随访并进行了PSM配对分析,解剖性肝切除很大程度上降低复发(OR=0.09)比降低疾病相关的死亡率(HR=0.38)。这提示,完整切除肿瘤相连的Glisson系统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肿瘤的肝内复发。

 

回顾性分析:社会经济学因素与ICC的预后

这是对SEER数据库的回顾性分析,对于不能切除的肝内胆管细胞癌(ICC)患者而言(n=5,409),年龄<70岁、白种人、阿拉斯加人、城镇居民、高学历、高收入患者总体生存时间相对较长,预后较好。

 

ICC的LCSGJ分期

LCSGJ在挑战TNM分期系统方面战斗力顽强,这项研究中,他们再次对ICC的TNM分期系统提出质疑,他们的分析显示,肿瘤大于2 cm、主肝管侵犯都是重要的预后信息,应该纳入临床分期中。而新版TNM分期系统将“periductal invasion(管道周围侵犯)”纳入分期系统,简直莫名其妙。

 

回顾性研究:乙肝和丙肝相关肝癌的对比

这是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开展的一项回顾性研究,纳入了815例肝癌患者,其中丙肝相关肝癌472例,乙肝相关肝癌343例。分析结果跟临床印象比较符合,那就是:乙肝相关肝癌发病较早,肿瘤分化较差,门脉累及更多,肿瘤更大,受累肝脏更多,AFP更高,CLIP分期更晚;丙肝相关肝癌患者合并肝硬化比例更高,饮酒和吸烟史更多,合并糖尿病的比例更高。但是,两类患者的一年生存率和中位生存时间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