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ASCO 2012:来自中国肝癌研究者的声音

尿素软膏可预防索拉非尼的手足皮肤反应

http://abstract.asco.org/AbstView_114_97226.html

这是一个多中心II期临床试验,第一作者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癌研究所的任正刚教授。

试验募集了868名接受索拉非尼治疗的肝癌患者,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接受尿素软膏预防性治疗,对照组接受医师的经验治疗(但不包括尿素软膏),两组患者数分别为439和432人。12周后,尿素软膏预防组的手足皮肤反应显著低于对照组(56.0% vs 73.6%,P < 0.0001),并且对于较为严重(不低于2级)的手足皮肤反应的发生率在尿素软膏组也较低,但无统计学差异(21.9% vs 29.2%,P = 0.1638)。此外,尿素软膏还可以推迟手足皮肤反应出现的时间,两组患者出现第一次皮肤反应的中位时间分别为84天和34天(P  < 0.001)。

Full citation: Ren Z, et al: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phase II study of the prophylactic effect of urea-based cream on the hand-foot skin reaction associated with sorafenib in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J Clin Oncol 30, 2012 (suppl; abstr 4008)

START亚组分析:接受介入+索拉非尼联合治疗,中国患者疗效似乎更好

http://abstract.asco.org/AbstView_114_93045.html

这也是一个多中心的临床试验,是“亚洲TACE+索拉非尼肝癌研究(START)”的中国区亚组分析。第一作者是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的韩国宏教授。

作者说,在ILCA 2011会议上,START的结果已经部分公布了,结果挺不错,晚期肝癌患者接受TACE(如下简称“介入”)+索拉非尼治疗可获得9.3月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而在当时,以为随访时间不够,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还未随访到。这是整个亚洲地区的试验结果。

简言之,START试验治疗方式是:使用碘油+阿霉素行介入治疗,每6-8周治疗一次;在首次介入后开始口服索拉非尼治疗,此后在每次TACE治疗前后的3天暂时中断用药。使用mRECIST标准来评估肿瘤治疗反应。共64名不能切除的中国肝癌患者纳入了这个分析,其中绝大部分(94.9%)合并乙肝病毒感染,患者接受治疗的中位时间持续6.4个月。分析发现,肿瘤进展的中位时间是10.6个月(略好于整个亚洲地区的9.3月),中位生存时间为16.5月。肿瘤反应率为44.3%,11.5%的患者出现肿瘤进展。这些结果看起来不错。

Full citation: Han G, et al: Evaluation of transcatheter 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TACE) plus sorafenib in Chinese patients with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subgroup analysis of START trial. J Clin Oncol 30, 2012 (suppl; abstr e14605)

强化化疗免疫治疗

http://abstract.asco.org/AbstView_114_99404.html

第一作者是来自于山东保法肿瘤治疗组/济南保法肿瘤医院(直译)的于保法院长。

自体细胞免疫治疗在前列腺癌的治疗取得了可喜的结果,作者受启发,在晚期肝癌尝试这个治疗方式。作者比较了强化的化疗免疫治疗(注射药物包括氧化剂、细胞毒性药物和半抗原)的瘤内注射(简称IMCIT)与单纯的化疗药物瘤内注射的疗效差别。研究募集了447名晚期肝癌患者,并比较两组患者的生存率。

研究发现,不管患者带有单个还是多个肿瘤(这里作者用词可能有误“mutable”应为“multiple”),与单纯化疗药物瘤内注射组相比,IMCIT组可获得更好的半年和一年生存率。这个结果看起来不错,但在这个结果基础上,作者不恰当地获得了一些结论,如称该治疗是安全、成本效益比良好、副作用较小且生活治疗更优(都没有数据支持)。

吐槽点还不只如此,例如结果部分,作者描述了一系列推测的肿瘤内的反应,例如肿瘤凝固,缓慢释放药物,肿瘤细胞被杀死释放自体肿瘤抗原,从而诱发免疫反应等等。总而言之,这个摘要本身的科学性实在是不敢恭维。

Full citation: Zhang B, et al: Intensity modulation of chemoimmunotherapy for late stages of liver carcinoma. J Clin Oncol 30, 2012 (suppl; abstr e14716)

RSF-1因子的预后价值

http://abstract.asco.org/AbstView_114_96153.html

这不是一个临床试验,但却是一个临床研究。第一作者为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癌研究所的徐泱博士。

RSF-1是remodeling and spacing factor 1的全称,又名HBXAP。在多种实体肿瘤中,该因子均呈过表达状态,并且具有一定的预后价值。在本研究中,作者便是研究该因子在肝癌进展中的作用。

对包括254名手术切除肝癌标本的组织芯片进行免疫组化染色,作者发现RSF-1高表的患者术后复发率较高,且RSF-1的表达与MMP9的表达和乙肝病毒感染状态相关。体外实验还发现,RSF-1的表达可以促进肝癌细胞的增殖和侵袭,且可调节肝癌细胞的MMP9表达。

Full citation: Xu Y, et al: RSF-1/HBXAP to predict prognosis in HBV-relat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patients after curative resection. J Clin Oncol 30, 2012 (suppl; abstr e14538)

Related posts:

  1. ASCO 2013肝细胞癌摘要阅读
  2. ASCO 2017 肝癌摘要选读 #ASCO17
  3. ASCO 2015肝癌摘要选读

[快报]ASCO 2012:来自中国肝癌研究者的声音》上有 2 条评论

  1. Pingback 引用通告: 尿素软膏可预防索拉非尼引起的手足皮肤反应 | whyes 的博客

  2. Pingback 引用通告: ASCO 2017 肝癌摘要选读 #ASCO17 | whyes 的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