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vitinib:索拉菲尼在晚期肝癌战场上的另一个手下败将

Hepatology. 2016 Apr 15; DOI: 10.1002/hep.28600

多个基础研究表明,FGF通路的激活可能是诱导肝癌逃避抗血管生成治疗的一个关键机制,那从理论上讲,在索拉菲尼覆盖的靶点基础上(VEGFR和PDGFR)加上对FGFR的靶向干预,应该可以获得更好的疗效。于是这个覆盖了VEGFR、PDGFR和FGFR这些靶点的小分子药物dovitinib(诺华公司)就跟索拉菲尼之间开展了头对头的比较。

这是在亚太地区晚期肝癌患者中开展的2期临床试验,研究主持者是国立台大医院的Ann-Lii Cheng教授,大陆的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和西京医院也参与了这项研究。研究一共募集了165例患者,按照1:1的比例随机接受dovitinib或者索拉菲尼治疗。在中位随访26.2月之后,在首要终点方面,两组患者的中位生存期相似(8.0 vs 8.4月,HR=1.27,95%CI:0.90-1.79);次要终点方面,肿瘤进展事件也相似(4.1 vs 4.1月,HR=1.42,95%CI:0.98-2.08)。这里本来打算截个图片放上来的,无奈,目前在线出版的proof里图片是错乱的。在副作用方面,dovitinib主要引起了腹泻、胃纳下降、恶心、呕吐、乏力、皮疹和发热,索拉菲尼的副作用就不赘述了。

尽管dovitinib的治疗耐受性还可以,但是疗效并不优于索拉菲尼,于是就没有进一步研究的必要了。在基础研究里,肿瘤细胞可通过多种机制逃避抗血管生成治疗,除了FGF通路的激活,前面还提到过mTOR同路,但靶向mTOR也不能为索拉菲尼增效。基础研究与临床转化之间存在太大的鸿沟。

 

Full citation: Cheng AL, et al: Randomized, Open-Label Phase 2 Study Comparing Frontline Dovitinib vs Sorafeni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epatology, 2016

Related posts:

  1. Brivanib在晚期肝癌的探索:输得精彩
  2. 晚期肝癌:厄洛替尼不能给索拉非尼增效
  3. 索拉非尼不能降低肝癌术后复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