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塞米松可以减少介入相关并发症

Hepatology. 2017 Jul 26. DOI: 10.1002/hep.29403

介入(TACE)治疗是中晚期肝癌的首选治疗方式,该治疗也相对安全,但是术后患者还是会出现一些难以耐受的并发症,在我的印象里,主要是腹痛、呕吐和发热。这些并发症的治疗往往并不困难,但如果可以通过药物控制,也是好事一桩。

这项来自于日本千叶大学的临床研究评价地塞米松的静脉注射是否可以预防TACE相关的并发症。这是一项单中心、安慰剂对照、双盲的随机对照试验,部分结果在去年的ASCO年会上已经公布过了,在前面的日志里也有提及,这次是将完整的研究结果发表了出来。

入组的患者是肝功能代偿期的肝癌患者,这些患者不伴有肉眼癌栓和肝外转移。一共入组了120例患者,按照1:1的比例随机接受地塞米松预防性治疗(在介入治疗之前20mg静注;介入后第2天和第3天,每天8mg静注),对照组则给予安慰剂静脉注射。不管是治疗组和对照组,介入之前都给予格拉司琼镇吐治疗。研究的主要主要重点是并发症的完全缓解,包括发热、厌食、恶心和呕吐。

研究结果方面,地塞米松预防性治疗可以显著增加术后5天内的并发症的缓解率(47.5% vs 10.2%,P<0.001),同样,术后1天内的并发症缓解率也更高。地塞米松组发热、厌食、恶心和呕吐的发生率均显著低于对照组(P<0.001,P<0.001,P=0.095)。此外,这个剂量的地塞米松的治疗耐受性较好,包括糖尿病患者和乙肝患者。此外,地塞米松的应用不影响TACE的抗肿瘤作用。

我们最近也开展了一项小型的RCT,发现对于肝切除术后出现黄疸的患者,地塞米松治疗可以加速黄疸的缓解,治疗的耐受性也不错,但是遗憾的是,地塞米松并没有显著降低术后肝功能不全的发生率。

 

Full citation: Ogasawara S, et al: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of Prophylactic Dexamethasone for Transcatheter 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Hepatology, 2017

哪些肝癌患者更易于从索拉非尼治疗获益?

J Hepatol. 2017 Jul 4; DOI: 10.1016/j.jhep.2017.06.026

整体而言,索拉非尼对晚期肝癌患者的生存期延长显得非常有限,中位OS绝对值的延长不足3个月,所以不少肿瘤科医生都没有足够的信心向患者推荐这个药物。这项研究中,Bruix 和 Llovet 等人将索拉非尼在欧美地区(SHARP研究)和亚太地区(Oriental研究)的两项3期临床试验的数据进行了汇总,获得了一些发现,有望可以帮助筛选更适合索拉非尼治疗的敏感人群。

研究的主要结果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无肝外转移、丙肝相关肝癌、或NLR(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的比值)较低(<3.1)的患者,更易于从索拉非尼治疗获益。不具备这些特征的患者,则不太可能从索拉非尼治疗获益。

此外,作者还发现一些临床病理特征不管在治疗组还是对照组,均与预后相关,包括:癌栓、AFP较高、NLR。治疗组中还有一些其他指标与预后相关:ECOG PS评分为1或2分、tumor burden(存在肉眼癌栓和/或肝外转移)、3个以上病灶、基线状态下病灶直径总和≥6cm、胆红素升高、和白蛋白降低;ALBI 2级则是对照组的不良预后指标。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结果是基于回顾性的分析,如果确认这些治疗敏感性标志,还需要开展前瞻性的研究予以证实,当然,药厂估计不会主动做这件事情了。现在回过来,还是没能通过分子标志物来筛选治疗敏感的人群,也许,对于索拉非尼这类的抗血管生成药物而言,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Full citation: Bruix J, et al: Prognostic Factors and Predictors of Sorafenib Benefit in Patients With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nalysis of Two Phase 3 Studies. J Hepatol,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