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吉奥作为晚期肝癌的二线治疗:失败

ASCO 2016年会上,这项研究的结果曾被公布过,现在完整的结果在 Lancet Gastroentrol Hepatol 杂志上发表了出来。

这是一项在日本开展的一个3期临床试验,募集了334名索拉非尼耐药的晚期肝癌患者,按照2:1的比例入组S-1(替吉奥,日本大鹏制药)治疗组或安慰剂对照组。中位随访了30多个月之后,中位生存期方面,S-1与对照组没有差别(11.1月 vs 11.2月,HR=0.86,P=0.220),但S-1可以显著延长PFS(80天 vs 42天,HR=0.6,P<0.001),S-1的客观缓解率也较高,但是没有统计学差异(5.4% vs 0.9%,P=0.068)。

s1 vs placebo

此外,S-1引发的严重并发症显著高于对照组(41% vs 22%)。S-1的主要副作用是皮肤色素过度沉着、食欲下降、乏力、腹泻和血清胆红素升高。

杂志同期配发了评论 The role (if any) of chemotherapy i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这个“if any”用得太好了。btw,这个年轻的杂志的 Twitter 账户的维护者非常用心,除了介绍自己的杂志上发表的新研究,还会介绍兄弟刊物上与消化系统相关的研究。这篇日志的配图就是从他们的 Twitter 账户上扒下来的。

 via http://thelancet.com/journals/langas/article/PIIS2468-1253(17)30072-9/fulltext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肝癌死亡率在下降

作者从WHO的数据库中提取了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国的肝癌死亡率数据(1990年至2014年),分析了这些国家的肝癌死亡率变化。发现在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肝癌死亡率均呈下降趋势,这可能归功于病毒性肝炎(乙肝和丙肝)的有效防治。我比较关心的是我们的近邻,在香港地区、日本和韩国的肝癌死亡率最近几年均下降明显。如下图所示,实心圆是男性,空心圆是女性。

2017-04-05 22 29 54 2017-04-05 22 30 06 2017-04-05 22 30 32

而在英国、美国和德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肝癌死亡率则呈缓慢上升趋势,这可能跟他们的肝癌危险因素变更有关,这些国家的酒精性肝病、脂肪肝和糖尿病的流行率持续上升,而这些富贵病都是肝癌发病的高危因素。

 

Full citation:  Bertuccio P, et al: Global Trends and Predictions i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Mortality. J Hepatol, 2017. doi: 10.1016/j.jhep.2017.03.011

 

青春后期超重者严重肝病及肝癌的发病风险增加

这是在病毒性肝炎不流行的瑞典,对一组青春期男性进行长期随访,发现青春期后期(17-19岁)超重(BMI≥25)或肥胖(BMI≥30)与严重肝病(包括肝硬化、肝癌、失代偿期肝病、食管静脉曲张、肝性脑病、肝衰等)和肝癌的发病率上升正相关。二图解千言。

2017-04-05 22 06 58 2017-04-05 22 07 30此外,在超重或肥胖的基础之上,如果并发2型糖尿病,其严重肝病及肝癌发病风险进一步增加。

 

Full citation: Hagstrom H, et al: High BMI in late adolescence predicts future severe liver disease 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national,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in 1.2 million men. Gut, 2017. doi: 10.1136/gutjnl-2016-313622